攻控√

【カラおそ】爱情喜剧

*路人女第一视角,只有kros

*学pa


高中时我们班有对双胞胎。
啊,不对,这样好像不太准确,应该说,我们班有六胞胎中的两位最大的哥哥,分别叫松野小松和松野空松。
不但名字一眼就能看出兄弟关系,而且真人更是相似得不得了,据说互相扮演时连父母都无法分清长幼。
因此在微妙的开学几天后,松野家的兄弟们都穿上了专属颜色的连帽衫,从此我们就能靠衣服颜色分清他们了。
我和小松君、空松君的关系都不错,大概是因为我坐在他们的后面,经常会向他们请教问题。
很快,我就能简单区分他俩了。小松君穿着和他相配的红色帽衫,非常开朗,笑容余裕满满,自信可靠,总是调笑的口吻,说些不着调又有趣的话,让人情不自禁地把目光集中在他...

Bright Land

宗教松x元素松x象棋松

两两相识:死神一松—恶魔小松—神父空松—圣歌队椴松—女神轻松—天使十四松—死神一松
能力在12岁觉醒,万分之一的比例。
数字松是光VS暗,长兄松是火VS水,电子松是木VS无
攻击性:长兄松>弟松>轻松

小松:只要有氧气的地方就能使用能力,可以焚烧一切东西。因为太过强大,会像神一样经行之处都留下火焰,除非自己抑制。能破坏或吞食火焰,不能治疗
空松:只要是水就能控制,包括各种形态。充沛的水可以直接操控,而稀少的或者被保护起来的,比如植物的汁水,人的血液等等,需要接触操控。可以缓解病情不能根治
轻松:操控植物的能力,所经行出植物会蓬勃生长,除非自己抑制。能治疗一切疾病或伤痕,甚至活死人生白...

【カラおそ】不要看着我

否则我会无法自拔。

*题目乱取的,故事应该……还挺有趣吧……?

go↓

“诶。”
“怎么了,空松?”他前面的轻松问。
“没、没什么。”空松结结巴巴地说,“有点抽筋而已。”
敷衍过去的空松内心开始流汗。
虽然已经升至高中,但六胞胎洗澡太麻烦,所以他们仍然过着每天晚上来澡堂洗澡,排成一列互相搓背的日子。
他刚帮小松搓好背,现在掉了个头,轮到小松给他搓背了。
但是……虽然他们搓背时确实会看着对方的背,确实会搓到某些痒痒处,可为什么只有今天,让他觉得后面传来的视线有点……有点下……下流?
空松忍不住用余光去瞄后面,小松和平常并没有不同,半眯着眼不知在自得其乐什么,发现他的眼神还大大方方地问他,“干嘛?”
“……没什么。”
这...

我流カラおそ

记录一下

理想的カラおそ发展

毫无意外发生的情况
小松渐悟→“啊……我喜欢空松啊。”有种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感觉
空松顿悟→“诶……?我,喜欢小松?!”一瞬间就是懵了,然后开始混乱
虽然双箭头很早,但应该是小松先明白,因为是兄弟会一直忍着,也看不出来,空松是某天突然发现,但空松是比较优柔寡断的性格嘛,既不想表现,又很想亲近小松,会很明显地避开小松,然后就被发现了ww
我经常思考对空松来说,到底是“爱情是无所谓性别年龄身份的”重要,还是“我不能对大哥有这种想法”比较重要,空松很微妙地两个都有可能啊,相比起来小松就是“我不能对弟弟出手”,但是有可能的话“只是sex是可以的吧”这种(没节操)
不过考虑一下,如果是...

【カラおそ】对你偏爱

*空松事变前后

*有“六子高中被霸凌导致逃避现实”的背景暗示,没有明写

*OO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屏蔽我但我们走链接吧


【黄叶】问剑 1

开始正剧


第一章 剑上桃花红欲燃


修长的手指捻住右手衣袖,防止滑落,手腕高悬,笔尖行云流水地在纸上游走,墨香四溢。再近看,正是“宁静致远”四字,点画线条浑圆淳和,温而不柔,力含其中,堪称佳作,但主人却拧起双眉,撕拉两声,上好的谢公十色笺便飘落在地。

喻文州点了点墨,悬腕欲再写,倏忽轻笑一声,“梁上君子,奈何为贼?”笔锋落,这次一气呵成,笔墨如飞,他满意地放下笔。

“文州的行书又有进步,”叶修从窗口轻巧一跃,丝毫不见窘迫,笑嘻嘻走上前端详,有模有样地点评,“看‘桃李无言’四字,游丝牵连,欹正相生,浑然一体,闲散有余,不激不厉,唯这一撇奇崛之气跃然眉间,又增锋芒,”他停顿...

【黄叶】问剑 0

武侠,破案

我也希望我能写完


序章 寒冰破杀意飞至


0

梧桐一叶飞玉钩,万里相思度寒鸦。

夜雨声烦君莫笑,声声有意问天涯。


1

春雨阵阵,雨声绵绵。

啸风镖局冒着缠人的细雨滚着马车前行。

"大家坚持住,很快就到下一个村子了!"镖主常驰月骑着高大的骏马在雨里前后奔驰,大声吆喝。

年轻时以啸风剑法赢得了"啸风定西南"的大名,并以此建立了义气当头的啸风镖局,常驰月在他的下属中拥有极高的声誉,一时间大家都振奋起来,马蹄哒哒,在湿风冷雨中踩着泥泞不堪的山路飞速前行。

下一个驿站近在咫尺了。

就是这时,朦朦烟雨中出现了一个人...

【朔间凛月/凛绪】爱情电影(1)

*凛月和真绪是艺术家
*13区内乱时期,但基本可以当架空
*灵感来自一部意大利电视剧,但我忘记名字了,有人知道告诉一下我~(>_<。)\

书房里空气一时寂静。

朔间先生拿着笔抵住下颚,出神地看着一张地图,仿佛书桌前一大一小两个小朔间不存在。地图上密密麻麻用各色笔做了各种标记,朔间凛月不是很了解,或者说他压根不在意,他藏着许多稀奇古怪东西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小角落胡乱毛糙地堆着家族企业的事情,模模糊糊只记得红笔是指攻占下的领地,蓝笔是战乱中的地区。他父亲野心很大,而他不,这场无聊的家庭会议如果有张床在旁边他会很高兴的。朔间凛月心不在焉地抠着手指,似睡非睡。

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外患...

【雷安】恃美行凶

交交党费,只是个段子,话说这对真好写

俩都学法,据说安哥比雷总大一岁,而热爱年下的我是不会放弃这个年龄差的,所以虽然是大学pa,雷总还是只有17岁

辩论赛不是这样的,不要听我胡扯,但二辩从来都是最强主力,雷安都是二辩

作为雷P不吹一下他的颜就太可惜了,OOC预警


 ===========================

我想和你打架,更想亲吻你的嘴唇。


“……爱情本身就是一种奉献,是希望别人比自己更幸福的感情,所以说,爱情是无私的。”安迷修踏着计时器的铃声结束了自己的辩论,在众人赞赏的掌声中坐下。

他微微昂起下巴,转向对面席的敌人。

——他的敌...

【嘉金】讨厌你讨厌你最喜欢你

高中pa,我也不知道看鞋的与此刻恋上你的手书后怎么会写出这玩意

这个手书真的甜死了↑


越想越觉得生气,金忍不住愤愤地踢了脚下的石子。

自大狂,混蛋,自以为是的傻逼。

根本不觉得嘉德罗斯身上哪里有优点值得人喜欢!

想到刚刚嘉德罗斯打开抽屉时哗啦啦掉出来情书的夸张得堪比漫画镜头的一幕,金真的要气炸了。

最可气的是,嘉德罗斯还真低头捡起来了。

这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你平时对我有这万分之一的温柔吗,没有:)

说个屁,分手吧。

金本来是要去找他一起放学的,没想到被刺激得掉头就走,气鼓鼓地自己和自己生气。

这种人,喝杯奶茶都要抢他的,吃个饭还要他喂,一...

1 / 2

© 六月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