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有什么游刃有余的爱情。

【黄叶】问剑

想写很久了,会HE的。

OOC预警


序章 寒冰破杀意飞至


0

梧桐一叶飞玉钩,万里相思度寒鸦。

夜雨声烦君莫笑,声声有意问天涯。


1

春雨阵阵,雨声绵绵。

啸风镖局冒着缠人的细雨滚着马车前行。

"大家坚持住,很快就到下一个村子了!"镖主常驰月骑着高大的骏马在雨里前后奔驰,大声吆喝。

年轻时以啸风剑法赢得了"啸风定西南"的大名,并以此建立了义气当头的啸风镖局,常驰月在他的下属中拥有极高的声誉,一时间大家都振奋起来,马蹄哒哒,在湿风冷雨中踩着泥泞不堪的山路飞速前行。

下一个驿站近在咫尺了。

就是这时,朦朦烟雨中出...

【雷安】恃美行凶

交交党费,只是个段子,话说这对真好写

俩都学法,据说安哥比雷总大一岁,而热爱年下的我是不会放弃这个年龄差的,所以虽然是大学pa,雷总还是只有17岁

辩论赛不是这样的,不要听我胡扯,但二辩从来都是最强主力,雷安都是二辩

作为雷P不吹一下他的颜就太可惜了,OOC预警


 ===========================

我想和你打架,更想亲吻你的嘴唇。


“……爱情本身就是一种奉献,是希望别人比自己更幸福的感情,所以说,爱情是无私的。”安迷修踏着计时器的铃声结束了自己的辩论,在众人赞赏的掌声中坐下。

他微微昂起下巴,转向对面席的敌人。

——他的敌...

【嘉金】讨厌你讨厌你最喜欢你

高中pa,我也不知道看鞋的与此刻恋上你的手书后怎么会写出这玩意

这个手书真的甜死了↑


越想越觉得生气,金忍不住愤愤地踢了脚下的石子。

自大狂,混蛋,自以为是的傻逼。

根本不觉得嘉德罗斯身上哪里有优点值得人喜欢!

想到刚刚嘉德罗斯打开抽屉时哗啦啦掉出来情书的夸张得堪比漫画镜头的一幕,金真的要气炸了。

最可气的是,嘉德罗斯还真低头捡起来了。

这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你平时对我有这万分之一的温柔吗,没有:)

说个屁,分手吧。

金本来是要去找他一起放学的,没想到被刺激得掉头就走,气鼓鼓地自己和自己生气。

这种人,喝杯奶茶都要抢他的,吃个饭还要他喂,一...

【黄叶】雅典

·校园paro

 旧文新修

=============================


虽然我向着伊斯坦堡飞奔

雅典却抓住我的心和灵魂

我能够不爱你吗?不会的!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拜伦《雅典的少女》


0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还没有你的时候,平时在做些什么了。


1

女孩子长发迤肩,发尾微卷,慵懒地披散,她略施薄妆,笑容开朗,显得落落大方又可爱动人。

然而她身边的男生却不动声色地别开视线。

“叶神,你能来网球部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很想认识学神大大呢!”

“只是有朋友请我看比赛而已,我不会...

【朔间凛月中心/凛绪】空心人

*看到最后好吗虽然我写的很辣鸡但我是用心的(。)

对于凛月来说,人生到底是什么,真绪到底是什么呢…… 


朔间凛月很懒,很少会思考某样东西的含义。

阳光就是阳光,刺眼而讨厌,甜食就是甜食,好玩而不腻,钢琴谈不上喜不喜欢,只是父母要求学,那么就随便学学,打发时间,夜色凉薄,像被风吹散的层云,露出弯弯朦胧的月,舒服,逍遥,安谧,那么他就要待在夜晚里,做一只吸血鬼。

也许只是互补吧,朔间零从小喜欢摇滚,发疯似的全世界奔走去实现梦想,全然不顾吸血鬼可能会在阳光下燃烧成灰烬,身为弟弟的朔间凛月反而淡漠,血色的眸子里只有任性的天真和冰冷的平静。

他笑起来很好看,有一点...

【凛绪】G弦上的咏叹调

既然如此除夕那就写点东西x
只有大纲,不过也蛮长了→_→

放学了,真绪到处找凛月,在树荫下看到沉睡的凛月,摇醒他。
凛月说反正真绪也没有别的事要做了,就留多会又怎样?
真绪被他撒娇没办法,把两个人的书包堆在一边,坐在凛月身边。
凛月说,睡得脖子好痛,要膝枕。
真绪翻个白眼然后把他搬到自己腿上。
凛月说,刘海太长戳到睫毛了。
真绪吐槽他手是不是断了然后帮他撩刘海。
凛月感觉到他柔软的手指滑过刘海,微尖的指甲碰到额头,痒痒的,突然就睁开了眼。
两个人蓦然对视,心里一震,都说不出话来。
茜色的晚霞渐染梦之咲漂亮的建筑,仲春招摇的繁花,密密绿绿的树梢,以及两人的脸颊。
凛绪照常回家,凛月挂在真绪肩膀上,有一句没一句闲扯。
凛月...

【凛绪】黑雪公主和她的王子殿下

 @甜点栗子交出来谢谢 感谢点梗,女A男O,天啊,有生之年让我写了个扶她【Cry,迷之带感

私设:Beta一出生就能鉴定出来,AO需要16岁时觉醒。

本来已经决定再也不开车,但是果然ABO不开车的都是流氓【die

这篇有1万字,我对女A爱得深沉


朔间家和衣更家可以算得上是多年的好友,先不提朔间先生和衣更先生学生时候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大学时又同时追到音乐系和外语系的系花omega,光是说这几年来,他们两家一直当着最模范的好邻居,逢年过节都互送礼物嘘寒问暖,就已经完全可以证明两家人关系匪浅。

因此,当朔间太太在衣更太太怀孕后提出要定娃娃亲,两家人都当即表示喜闻...

【凛绪】今天的佐久间老师交稿了吗?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明明想好了的,一下笔就朝奇怪的地方发展……

 凛绪不足,快被饿死了

前篇把风信子送给亲爱的你

===============================

忙了一天生无可恋的衣更真绪爬上了推特,咬牙切齿地发了条推。

今天的佐久间老师交稿了吗-甜点君:没有!!!(╯‵□′)╯︵┴─┴ 

瞬间这条推特就以喜闻乐见的方式被疯狂转发。


“为什么要抱有这种奢望呢:)”

“今天的甜点君,依旧是那么异想天开:)”

“呜呜呜佐久间老师快更文啊,我好想知道后续(╥﹏╥)

“哈哈老师按时交稿的那天,就是世界末日吧_(:_」∠)_”...

【凛绪】把风信子送给亲爱的你

写了一天终于写完了撒花!!!

每萌上一个CP,总要写点深沉的的东西呢x

作家凛 X 编辑绪,我流凛绪:)

每一小节的序号并没有出错

=======================================


4

当编辑的第30天,忧郁。

衣更真绪一大早就出了门,晨曦暖融融地从天际斜云漫到挂满露珠的青草上,春天的花开得正盛,庭院美不胜收,鹅卵石小路沿着草坪延伸,仿佛白玉嵌在翡翠中,空气清新安谧。

“凛酱,不要睡在这里。”真绪停下匆忙的脚步,苦恼地抚摸挂在围栏上的小黑猫,“万一掉下来怎么办?”

小黑猫睡得正酣,不耐烦地甩了甩尾巴,“啪”地正中真绪的脸上,明确地表达出“...

【云纲】遇见

*云雀视角

*私设了云雀家族///


云雀的生活很乏味,每天按部就班地早起、巡逻学校、检查迟到学生、维持纪律、处理整个并盛发生的大大小小的问题、夜巡学校,然后回家。

哪怕并盛是他的固有领地,年仅14岁的云雀恭弥也不得不承认这不是太过愉快的责任。

不过说到底,责任这种东西,本来就不让人愉快。云雀不禁想质疑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把自己发配到这个鬼地方来。

他的父亲气定神闲地说,“放心吧儿子,你会找到好玩的东西的。”

“……”

云雀暗暗想,挑战你比什么都好玩。

可惜在某一次他用浮萍拐狠狠打中了父亲的腹部后,对方就不再以玩笑的态度对待他。而认真起来的云雀慎也,绝不是国二的云雀恭弥所能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