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左
受宠攻是永恒萌点

【凛绪】黑雪公主和她的王子殿下

 @甜点栗子交出来谢谢 感谢点梗,女A男O,天啊,有生之年让我写了个扶她【Cry,迷之带感

私设:Beta一出生就能鉴定出来,AO需要16岁时觉醒。

本来已经决定再也不开车,但是果然ABO不开车的都是流氓【die

这篇有1万字,我对女A爱得深沉



朔间家和衣更家可以算得上是多年的好友,先不提朔间先生和衣更先生学生时候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大学时又同时追到音乐系和外语系的系花omega,光是说这几年来,他们两家一直当着最模范的好邻居,逢年过节都互送礼物嘘寒问暖,就已经完全可以证明两家人关系匪浅。

因此,当朔间太太在衣更太太怀孕后提出要定娃娃亲,两家人都当即表示喜闻乐见。

这个时候朔间太太也刚有了几个月的身孕,两个身重体贵的孕妇天天扎堆聊胎教,做孕期锻炼,一岁多的朔间零好奇地围着她们转,想摸摸她们的肚子。

两位准妈妈当然允许了。

朔间太太说,“呐,小零,这个是你的妹妹哦,”她抓着朔间零的手抚摸自己的肚子,“嗯,妈妈已经有你一个儿子了,想要一个可爱的小女儿来疼,以后小零也要疼她、保护她哦。”

朔间零认真点头。

他又摸摸衣更太太的肚子,他平时听得多了,也有样学样,奶声奶气地问,“那这个以后会成为妹妹的老公吗?”

两个大人都笑了,点头道,“没错。”

于是朔间零从小就明白,邻居家的大儿子,是自己妹妹的人。


可能是朔间太太的祈祷感动上苍,果然这一胎生下来是个女儿,而且,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发如乌木,活脱脱白雪公主转世。

朔间太太大喜,抓住好姐妹的手说,“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一定要生一个漂亮的儿子!”

十月怀胎,衣更太太不辱使命,虽然王子殿下的头发不是金色的有点可惜,但是红发好,红发说明活泼,正好来中和朔间家世代懒惰的恶性基因,而且眼睛是碧绿色的,果然是王子殿下的标配!

两家人非常满意,两个孩子都已经鉴定过不是Beta了。按照现在的比例,在16岁时,女生大多会转变为omega,而男生大多数为alpha,想想看,两个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也一定很深厚,怎么可能不在一起?说不定一毕业就可以结婚了呢!

两个小天使在一起生下的孩子也一定会很可爱的!——来自双方父母对20年后的妄想

衣更真绪和朔间凛月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了。

可想而知,作为女儿的凛月会被两家人多么的娇惯,而真绪,则一直被教导要听凛月的话,要宠凛月,要惟凛月命是从。

对于一直被耳提面命隔壁小女儿就是自己未来的小公举的衣更真绪来说,一切都是灾难。

每天他都想呐喊:隔壁那个不是白雪公主,她的芯是黑的,她是黑雪公主!

可是,顶着两方父母这样殷切的目光,真绪怎么说的出口呢?

何况,朔间凛月有着一张这么完美的无辜面孔。


“呐呐,真~绪,帮我做手工课的作业。”凛月眨巴着眼睛说。

真绪在她美丽的血眸下几乎想投降,但还是扳着小圆脸,义正言辞地说,“不行,凛月,老师布置的作业你应该自己做。”

“为什么啊,明明真~绪可以做,就帮我做嘛。”

“凛月,你老是上课睡觉,老师已经很不爽你了,你应该好好交作业上去,让老师对你刮目相看。”小小的真绪语重心长地对比他高一年级的凛月说。

“诶——”凛月发出长长的尾音,“我才不关心老师怎么看我呢,我不是真~绪的童养媳吗?只要真~绪觉得我好就行了。”

“……”真绪被这人的厚脸皮打败了,他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童养媳,凛月,你身为女孩子,不应该说这种话。”

凛月又长长的“诶——”,说,“为什么啊,真~绪就是我的啊,全世界都要知道,能指使真~绪的人只有我。”

“……”

这句话听起来就很醋了,真绪头大地说,“都说了,那只是隔壁班同学拜托我帮一个小忙罢了,虽然很麻烦,但拒绝更麻烦啊。”

“哼,”凛月撅着嘴,“真~绪宁可被别人麻烦也不想帮我的忙,难道真~绪讨厌我吗?”

“绝对没有!”真绪脱口而出,面对凛月转眼就笑意盈盈的脸,他羞得头都要埋地里去了,“好啦好啦,你、你真是的,我、我绝对没有讨厌你,”他猛地抬头对促狭微笑的凛月大喊,“够了,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见他被逼到这个地步,凛月才得意地把手工作业往他面前一摆,“既然这样,真~绪要好好帮我做手工作业哦,女生要绣一只蝴蝶出来呢,唉,我怎么做得到呢,我可是被真~绪宠着的废材呢。所以呢,真~绪,你会帮我做的吧?”

这已经没有退路了。

真绪含泪接过了凛月的女红作业,研究了整整3天,终于交上了蝶恋花的完美绣图。

放学后凛月高兴地对他说,“老师大力表扬了我哦,说我绣得真好呢。真~绪,你最棒了,最喜欢你了哦☆”

“……”身为一个男孩子却交上了令老师赞不绝口的刺绣作业,这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悲伤呢?真绪捂着脸沉痛地思考。

却听凛月又兴高采烈地说,“这次老师又布置了作业,要求更高了。呐,真~绪,既然都帮我绣过一次了,这一次你也会帮我的吧?”

“……”真绪挣扎着说,“不……”

“怎么?”凛月嘟着嘴,“真~绪要拒绝我吗?我会很难过的。”

“可是……”

“真~绪~”难为凛月,居然能把两个音节的名字念得如此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甜蜜蜜的声音和女生柔软的身体一起扑向了真绪,“王子殿下,你最好了,你会帮我的吧。”

发如乌木,肤如白雪,血色眸子水光一闪一闪,简直我见犹怜、楚楚动人,谁能拒绝这个爱撒娇的白雪公主的请求呢?

哪怕是从小被欺负到大的衣更真绪都不能免俗,晕乎乎地就答应了。

再一看,哪里是白雪公主,那得意眯起来的眼眸,邪恶挑起的唇角,活脱脱就是个反派魔女。

黑雪公主笑眯眯地说,“真~绪,果然最好了☆”

真绪心里叹气,是啊,如果不是喜欢你,白痴才心甘情愿被你欺负那么多年。

从小他就知道,这个坏心眼的女孩,和他定了娃娃亲,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以后,一定会和他在一起的。

凛月,也是知道的吧?


于是,无法拒绝黑雪公主的王子殿下,就在公主殿下抖S的调/教中,成长为一个家政、手工、插花等等方面都全能的万能管家。

看着真绪面无表情地快速编出一条手链,凛月发自内心地赞叹道,“真厉害呢,真~绪,女子力满满啊!”

说着这句话的你,敢不敢放下手里的漫画书,离开床和枕头,到我身边来做你自己的家政作业?

真绪暗自腹诽道。

而且,更悲伤的是,由于凛月家祖传怪力,他,一个将来要变成alpha的男子汉,居然还打不过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导演,我的人设是不是哪里错了?(对√,就是你以为自己是alpha这点)

“唔唔,困死了,真~绪,加油,我先睡了哦。”有气无力地给他加了个油,凛月随手把漫画一丢,蒙上被子睡了过去。

哈,还真没人担心过他会突袭白雪公主呢x

眼睛从凛月恬静的睡颜移开,真绪随意把目光移到漫画的封面上。

《Alpha女王俏秘书》

???!!!!!



初升高考试中,朔间凛月以令人震惊的分数拿了学校前十,顺顺利利地考进了最有名的偶像培养高中——梦之咲学院。

虽然真绪也知道这人以前考试喜欢睡觉的尿性,但这最后一刻的爆发才真正让他意识到,朔间凛月,果然是个无比聪明的人。

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更加努力。

凛月依旧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挂在他身上说,“真~绪,我考进梦之咲啦,实现了我们一起立下的目标,明年你也要加油哦。” 

真绪伸出尾指,“拉钩。”

凛月微微一愣,也笑着伸出尾指,勾住他的手,“拉钩。”

他们相视一笑,勾在一起的尾指仿佛把心也连在一起,扑通扑通,两个人拥有同一个心跳频率。

心跳先是越来越快,渐渐又归于平常,一下下有力而坚定,就如同他们此时对视的双眼。

他们知道,拉了钩,就等于参与进对方的梦想里,对方的未来里。

这正是我梦寐以求。



某天,凛月一脸恶心欲吐地跑到真绪家。

真绪摸不着头脑,中考要来了,他正埋头苦读书,为和凛月考上同一所高中而发奋,手里捏着笔做题,然后懵逼地看着凛月“砰”地推门进来扑到他的床上。

“怎么了?”真绪放下笔,辣眼睛地把她翘起来的裙摆拉下去,遮住胖次,然后习惯性安抚她。

凛月病恹恹地说,“那个家伙觉醒了,味道超臭,”她做了个忍无可忍几欲呕吐的表情,“他怎么能这么难闻,全家都被他臭不要脸的信息素笼罩,我都快吐了。”

真绪脑门上滴下汗来,“呃,零前辈觉醒了?”

把头埋进真绪香香的被子里吸了好几口气,凛月才算活过来,脚一踢,鞋子蹬了,毫不客气地睡在床上,“对,觉醒成Alpha了……呕,那个腥味,超恶心……”

连回想都忍不住打个冷战,凛月索性被子一掀,连头也盖在真绪的被子下。

“哈哈……”真绪干笑着,“凛月果然很讨厌零前辈呢,居然会讨厌Alpha的味道。”

一般来说,Omega对Alpha还是比较友善的,凛月会这样,应该是心理作用吧。

床上安静了半响,被子里探出一个漂亮的小脑袋,凛月闷着声音说,“呐,真~绪……”

“嗯?”

“如果……如果我以后觉醒成一个……一个Alpha,那你还喜欢我吗?”

真绪张大了嘴,“Alpha?”

凛月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句。

“这个……”真绪不知所措地按着自动铅笔,滑出来过长的笔芯“啪”地一声断在雪白的习题本上。

桌子上摆了好几大本厚厚的习题本,全都被他密密麻麻地做完并且写上红色批注,他现在在做的是最后一本,也写完大半了,握笔的手被磨出薄薄的茧,身体也因为长期保持同一个坐姿而腰酸背痛,眼睛干涩得生疼。可以说他做了最充分的准备,去参加月尾的期末考试。

他竭尽全力、忘寝废食地学习,也不过是为了和凛月在一起。

是为了他的Omega凛月,还是为了……他的小青梅凛月?

沉默的时间太久,凛月重新用被子盖住头,声音软下来,说,“没关系,真~绪,我会努力觉醒成一个Omega的。”

“不,不是这样的……”真绪埋进习题本里不敢抬头,羞涩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不管凛月觉醒成什么,都、都没有关系……我、话说,人也没办法控制自己觉醒成什么的吧……所以、所以,我已经照顾凛月很多年了,不想再去习惯照顾别人,会很麻烦的,我最不喜欢麻烦了……而且我、我也勉强不介意再照顾凛月下去……所以,虽然我一直是把凛月当Omega照顾着,但是、但是就算是Alpha也、也没关系!”

说完这一长串话,真绪已经快把自己羞得晕过去了,脸上的热度能把纸点燃,根本不敢看凛月现在的表情。

好吧,按照定律,Omega总是对Alpha言听计从,说不定也很符合他们的相处模式呢。真绪苦笑着想。(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是Omega了,而且代入感超强)

凛月从床上弹起来,从背后用力抱住真绪。

女孩子柔软的胸部一贴上来,真绪就忍不住要惨叫,“哇!凛月,你,你注意点女孩子的形象好不好!”

“这有什么关系,”凛月咬着他的耳朵,热热的吐息喷在他的耳廓上,真绪的耳垂几乎瞬间红到滴血,她说,“我是真~绪的童养媳,是真~绪的未婚妻,是真~绪未来的新娘,所以说,不管怎么亲近都可以吧?”

“这个……你……”真绪捂着脸,“太……太让人害羞了,你……”

凛月一手揽腰一手揽在他的腿弯上,微微用力就把王子殿下抱起来。

黑发翩跹、笑靥如花的吸血鬼女王抱着她的未来伴侣在房间里快乐地转起圈圈。

“哈哈哈哈……”真绪从来没见过凛月笑得如此开怀,眉眼弯弯,吐气扬眉,“太好了,真~绪,真的是太好了!”

真绪要被吓飞了,他可从来没见过他的小青梅愿意做除了睡觉以外的运动,更别说公主抱他,连忙搂住她的脖子,尖叫,“你小心点啊,快放我下来,会摔的!”

“除这以外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开心!”凛月停下旋转的舞步,微长的头发和柔软的脸颊都亲昵地贴着真绪的侧脸,猩红色凌丽的眸子弯成新月,笑意毫无吝啬地流淌而出,甜蜜如潺潺的清泉,如天边的流云,如初发的红蕊,“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真~绪,和我在一起吧!”

“……我早就知道了。”

“呐,那为什么还要哭呢?”凛月把他扑到床上,手指一抹,擦掉他的眼泪,“真~绪哭的样子真是可爱啊,会让我忍不住想多欺负你的哦。”吸血鬼伸出艳丽的舌尖舔舐指尖的泪水,“真~绪的眼泪也是甜的呢,闻起来好香。”

“……你这个,笨蛋凛月!”

说着这句话的真绪,抬起手,把凛月用力抱紧。


有了先前的思想铺垫,凛月大小姐变成Alpha时真绪并没有多大触动,反而很自然地说,“哦,果然呢……”她那种平时懒洋洋,关键时刻却锐不可当的模样,简直像把套在鞘里的冷剑,一不留神,杀敌无数,真以为她爱撒娇就能随便捏着玩的人才是傻瓜呢。

……所以我以前为什么理所当然地觉得她是Omega?

真绪悔不当初地想着,都是第一性别的误导,都是父母的误导,都是零前辈的误导!

这么想想看,当初第一个对他说“要爱护自己的媳妇,敢欺负我妹妹就杀了你哦”的人不就是零前辈吗?【零:又关我事:)】

真绪没有触动不代表父母没有触动,衣更父母紧张了,找到他开会。

“真绪……”衣更妈妈一开口就满脸哀痛,“对不起,给你找错媳妇了……”

真绪:“……”

衣更妈妈:“唉,当初以为凛月是女孩子,一定会觉醒成Omega的,真没想到居然会变成Alpha啊……”

按现在人口普查的结果,女生变成Alpha的几率为0.03%,和男生变成Omega的几率差不多,凛月这个人天赋异禀,欧命在手天下我有,走在路上都能踩到个几千日元(她还懒得弯腰捡),能中这个堪比彩票头奖的比例也不算情理之外。

衣更爸爸正色道,“虽然凛月变成了Alpha,但你们也要好好相处。”

衣更妈妈继续悲伤地说,“没错,不要因为娃娃亲作废、凛月当不成你媳妇就和别人划开距离……呜呜,凛月那孩子这么可爱,怎么可以不是Omega呜呜……”

妈妈你根本不知道白雪公主可爱面孔下的真面目好吗?

心里吐槽了半天,真绪才迟钝地get到重点,“什么?为什么娃娃亲作废?”他猛地站了起来。

真绪惊呆了,天啊撸我养了那么多年的白菜我凭什么不能拱?(……)

衣更妈妈擦擦眼泪,说,“女A和男A是没有好结果的,信息素相斥啊!”

真绪说,“说不定我是Omega呢?”

衣更父母:“……”

衣更爸爸语气缓慢地说,“虽然现在社会已经不歧视男O了,但是待遇还是不好,女A会被人称赞帅气,男O可只会被人嘲笑弱小。何况,男O的比例那么小,你凭什么变成Omega?”

“凭真爱?”真绪脱口而出。

“……”衣更妈妈抽着嘴角看着满脸羞耻的真绪,不知道该说什么,“呃……”

真绪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我我我……总之……”果然还是很难以启齿,“总之,我和凛月的事情,会、会继续下去的,就是这样!”

如果问真绪愿不愿意当一个Omega,他当然是不愿意的。Alpha天生力气更大,气场更强,也更聪明能干,是所有男性憧憬的所在,Omega则柔弱可怜,需要人照顾,还要生儿育女,想想也是苦不堪言。真绪是希望自己能变成一个Alpha,来保护凛月,照顾凛月的。

但是,如果凛月是一个Alpha,那么,他就愿意当Omega。

冷静严肃的衣更爸爸说,“虽然你想的很美,不过还是要考虑如果你变成了Alpha的后果。双A是不可以在一起的,如果不想到时候在这段感情中抽不出身,现在就要敢于割断它。”



随着觉醒期的逐渐来临,原本坚定的真绪却也有点迷茫了。

“凛月,起床了。”推开公主殿下的房门,翻着白眼面红耳赤地把丢在地上的内衣、袜子和衣服捡起来,真绪使劲晃了晃沉睡的白雪公主,“凛-月——起床了!”

“真~绪——”凛月伸手把他抱在怀里,迷迷瞪瞪地蹭着他,“早上好——”

红茶苦涩中略带甘甜的信息素气味笼罩鼻尖,白雪公主睡酣微红的脸颊,凌乱妖娆的黑发和敞开的领口第N次暴露在真绪的眼前,真绪也不能自已地第N次脸红。

他使劲把自己从她怀里拔出来,“既然知道是早上了,就起床啊!要-迟-到-了!”

凛月顺着他的蛮力坐起来,还死死地抱着他的腰,靠着他的胸膛呼呼大睡,“唔……”

她绝对是装的!真绪无声呐喊,却伸手温柔地别开挡住她脸颊的细碎发丝,头疼地说,“你到底起不起床?”

凛月完全昏迷状歪在他怀里。

很强啊朔间凛月,直接装死。

真绪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我可以背你上学,但是你要自己穿衣服吧?”

凛月赖皮朝他抛媚眼,“帮我穿啦,真~绪。”

“哇啊!”真绪不敢置信地尖叫,“你是女孩子啊,凛月!给我自己穿衣服!”

凛月呆呆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真绪已经飞似地逃走了。

“啊,”她怨念地垂下手,长发从圆润的肩头滑落,“为什么我要是女孩子呢……”

如果是男孩子,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占真~绪的便宜了♪


背着公主殿下来到学校,真绪王子累得满头大汗地颓废在椅子上。

大神晃牙不知是羡慕还是同情地说,“你怎么这么惯着一个Alpha……”

衣更真绪背他的Alpha青梅上学的景象,可以算得上梦之咲一绝了。

“哈哈……”真绪干笑着,“谁让我们是青梅竹马呢?”

坐在他后面的凛月抬了抬眼皮,“只是青梅竹马?”

“……”真绪尴尬地扒着桌子小声对他说,“喂,在学校就不要说这个了吧。”

凛月闲闲地哼笑一声,“……说起来,今年,真绪也很快就要觉醒了吧?”她掰着指头算了算,“离真绪的生日,也不差几天了。”

“……”Alpha和Omega的觉醒期就在生日前后一个月内。

凛月伸手拂掉落在他脖颈上的一根黑发,血眸半眯,胸有成竹地说,“到那时候,说什么都可以了吧?”

“……”真绪难为情地看着他,半响还是忍不住笑了,“要是真的就好了。”

“放心好了,”凛月从后面伸手环抱他的脖子,“你一定是我命定的Omega。”

真绪蓦然抬眼看向她含笑的明眸。

那双眼睛,懒洋洋似的浑不在意,为什么,却总能看透我在担心什么呢?

凛月对着怔怔的真绪了然一笑。

她再次启唇,催眠般喃喃说,“相信我,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遇到我的真~绪,也一定会很幸运的。”

真绪认真地点点头,“嗯。”

围观全程的大神晃牙:“……”感情我压根就不存在?

凛月却皱起了眉,“呐,真~绪,你的脖子,怎么有点烫?”

真绪全没感觉,一手摸摸自个儿额头,奇怪地说,“我没有发烧啊……”

凛月的觉醒是在Knight训练时突然发生的,真绪并没有看到,所以也不知道所谓觉醒到底是什么样的,凛月却是瞬间明白了,刷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全班齐刷刷震惊地看着她。

……那啥,这个一拍桌子气场狂飙的御姐……是……是那个睡神朔间凛月???

真绪眼前一花,脚下一空,整个人被横空抱起,他惊慌失措地大喊,“哇啊啊!!!凛月,你干什么啊?”

凛月闭上眼用额头碰他的额头和脸颊,“慢慢烧起来了……真~绪,是你的结合热!”


王子殿下被白雪公主一路抱去了医疗室。

虽然是很丢脸的姿态,但真绪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一阵阵大火仿佛从灵魂中心开始燃烧,沿着四肢百骸,沿着奔腾的血液,火上浇油般越烧越旺,皮肤是滚烫的高温,心脏一下下痛苦地收缩,太阳穴针扎似得刺痛,视网膜上一片黑暗。真绪咬着唇疼痛地呻/吟,汗出如浆,整个人缩成防御性的一团,烈烈的火焰仍不知倦怠地燃烧着,把他全身的水分就抽干,血液沸腾着干涸了,无法再顺畅地给全身输送生气,大脑全然空白,他恍惚觉得自己已经被烧成灰烬。

凛月大步大步地走,到后面不顾体统飞奔起来,她贴着真绪的脸,感觉那温度烫得仿佛把她的心放在锅子里煎。

学校医疗室有专门的针对AO觉醒的房间,凛月刚把真绪带去,Beta医生就熟练地把他安置在觉醒室里,凛月焦心地想跟进去,护士连忙拦住她,“觉醒时任何AO都不能进去。”

如果真绪觉醒成Alpha,那他可能会在信息素的驱使下攻击她,如果真绪觉醒成Omega,那么他们两个人都会被迫进入发情期。

糟透了。

凛月心烦地一屁股坐在觉醒室外面,诅咒她自己为什么不是个Beta,为什么不能在真绪那么难受时陪着他。

医生大半天也没出来,凛月快忍不住踹门了,这会子她是绝对没有睡觉的念头,站起来焦虑地来回转圈,甚至自嘲解闷:才17岁呢,就体会到丈夫等妻子生孩子的焦虑了。

医生包着口罩冲出来,就在门一开一合的瞬间,凛月已经闻到一股无法忽视的甜香。

那一丝一缕的甜腻香味,微不可闻,却在她的嗅觉里无限放大、再放大,直至占领她的所有理智。

……是Omega的味道!

凛月的瞳孔猫似的竖状扩大,极度不善地盯着医生。在这个占有欲空前膨胀的Alpha眼里,现在所有挡着她的人都是想抢她的宝物。

医生很冤,“衣更君的体质太敏感了,打了抑制针也没有,一直在挣扎,如果要再打一针,又太伤身体了,我想联系一下家属……”

凛月艰难地摇了摇头,让自己的理智回笼,“我就可以了……我是他的家属。”

“什么?”

“就算通知了家属,也只有两条方案,要么就是打针,要么就是结合,打针会伤害真~绪的身体,我绝对不许,至于另外一条……”

凛月吐字清晰地说,“我和他订过亲,我就是他的未婚妻。我是Alpha,他现在觉醒了,那他就是我的Omega,我有权利拥有他。”

医生思索了一下,出于职业道德,他还是说,“……那也要通知他的父母。”

凛月立即拿出手机拨通电话,三言两语解释完情况,然后把手机交给了医生。

明确得到回复后,医生终于慎重地允许了。

凛月打开门“砰”地反锁。


安静上车

走微博


凛月和真绪度过了淫/乱的一个早上,可怜的医生为了保证他俩的安全,不得不听了一上午的活春/宫,内心非常崩溃。

哦,我还是条单身狗,人家高中生就愉快地跨过禁区奔向标记了。

而且讲道理,按日本的法律,他们已经可以结婚了。

医生更加忧伤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身为Beta的医生闻不出那阵浓郁汹涌的信息素气味,却闻得到那股体液的麝香气味,瞬间表情更加微妙。

有点疲惫的凛月披着外套走出来,凌厉的血眸瞪向医生,“你想看什-么-?”

医生在心里默念一百遍,不怪她,刚标记完的Alpha都是一副全世界都垂涎我家Omega的尿性,真的不能怪她。

凛月接着说,“现在真~绪下不了床,你帮他开个假条吧。”

……想想画面都觉得辣眼睛。

单身狗医生好脾气地把假条交给凛月,还被再三警告不许进入那间房。

医生除了尴尬点头还能怎么样。


于是真绪享受了一番令人惊悚的来自朔间凛月公主殿下的伺候后,顺利蜕变成了一个Omega。

……而且是在觉醒的第一天就被标记的Omega。

濑名泉心很痛,天天看着凛绪两人不要脸撒狗粮而自己的游君至今不认自己这个变态好哥哥,人生好绝望啊。

司表示我要向凛月前辈学习,也要当一个果断标记自己Omega的Alpha!

真绪:……

哦,你们都忘了我横着进去,(被做到)碎着出来的悲惨经历了吗?

如果不是我,这个抖S的黑雪公主怎么会有人愿意负责啊?

……不,干脆点说,这个抖S的黑雪公主,不就是我宠惯的吗?

好有道理,我都忍不住给自己烧一根香了。(╥﹏╥)


“真~绪,”凛月拖长声音软绵绵地叫他,“帮我提书包。”

“才不要呢,”真绪叹着气接过书包,“你就不能自食其力一点吗?”

凛月抱住他的腰,依恋地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才不要呢,我的手里,不想碰除了真~绪以外的东西☆”

“……”

“真~绪,又脸红了,哎呀,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呢?”

“你、你管我。”

“我就管你,”凛月轻笑,“全世界,我只管衣更真绪一个人!”


然后,就像每一个童话故事一个,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我们要一起童话到老。


-End


其实我一直觉得凛月是公主……

你看,官设他是睡美人,风信子里他是美人鱼,这篇里他又是白雪公主……我可以脑洞一下把剩下几个公主也给写了吗?【停下你造雷的双手!

所以说,真绪就一直都是王子殿下,官设里自找麻烦的属性,和睡美人里那个无聊得爬山越岭去找睡美人的王子殿下就很无缝对接


侍从:王子殿下,远方有位睡美人,被女巫囚禁,需要你去救她!

真绪:诶,好麻烦……【拿起剑】但是被囚禁了也太可怜了,忍不住要担心呢

【翻山越岭ing】【找到睡美人】

真绪:怎么叫醒她……诶诶诶!要吻她吗?

脸红着吻她,吻到一半被睡美人反压在床

【露出獠牙】凛月:哎呀呀,是个美味的人类呢

真绪:EXM???

【然后疯狂地不可描述】

【零:所以我是女巫???:)】


倒霉背锅的总是零,我果然是真爱

剩下的3篇点文……我努力找时间写,现在快期末了,我也该……努力一点学习了……吧……

我是这个月粉上凛绪的,居然就写了差不多5万字啊,给最棒的凛绪点赞!

我真的很懒的,但是……凛绪太可爱啦嗷嗷嗷!恨不得变身码字机把自己所有的凛绪脑洞写下来!

天啊他们两个真可爱,我能爱他们一辈子【疯狂比心】

够了你这个OOC狂魔

=====================================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6)
热度(169)

© なんでもな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