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宠攻是永恒萌点

【凛绪】G弦上的咏叹调

既然如此除夕那就写点东西x
只有大纲,不过也蛮长了→_→



放学了,真绪到处找凛月,在树荫下看到沉睡的凛月,摇醒他。
凛月说反正真绪也没有别的事要做了,就留多会又怎样?
真绪被他撒娇没办法,把两个人的书包堆在一边,坐在凛月身边。
凛月说,睡得脖子好痛,要膝枕。
真绪翻个白眼然后把他搬到自己腿上。
凛月说,刘海太长戳到睫毛了。
真绪吐槽他手是不是断了然后帮他撩刘海。
凛月感觉到他柔软的手指滑过刘海,微尖的指甲碰到额头,痒痒的,突然就睁开了眼。
两个人蓦然对视,心里一震,都说不出话来。
茜色的晚霞渐染梦之咲漂亮的建筑,仲春招摇的繁花,密密绿绿的树梢,以及两人的脸颊。
凛绪照常回家,凛月挂在真绪肩膀上,有一句没一句闲扯。
凛月先到家,从真绪身上下来,走过门口的藩篱,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真绪突然大声喊他的名字,凛月!
凛月回头看他,风轻柔地飘过,空中是花的香味。
真绪翡翠绿的眼睛迷茫地看着他,说,怎么办?
凛月沉默一下,笑出来,真绪,我们明天约会吧!


第二天,真绪到了凛月家,凛月起不了床,他叹了口气,拿出作业做,差不多到中午了,又做了午饭,拉着凛月吃,凛月几乎把头埋进饭碗里了,真绪无语地喂他吃饭。
吃完饭,凛月睡午觉,真绪看了会漫画,差不多3、4点,帮他收拾房间。
凛月醒了,拿真绪的作业在抄,真绪发现他翻出了很多相册,问凛月搞毛,干嘛给他增加工作量。
凛月说,昨晚突然想看,找了很久才从床底下找到。
真绪就随便翻了翻,因为他也有一份,凛月不喜欢拍照,别人也没有那么大面子让凛月垂恩(。),只是他们作为青梅竹马,实在是有太多回忆了,凛月的每张照片几乎都有他,单人照也很多是他亲手照的。
真绪嘀咕着说,难怪你昨晚那么晚才开始弹钢琴。
凛月看了大半夜的相册,后半夜才弹扰民的(…)钢琴,他一下明白了真绪前半夜也没睡,看到他的黑眼圈,凛月把相册一丢,揽过他按在自己腿上,说,睡觉。
真绪说,没关系啦,昨晚听着你的琴声,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也不是很困。
钢琴曲的名字真绪不知道,但他听出来很温柔舒缓,知道凛月有认真考虑他们的事,真绪的焦虑就被安心抚平了。
凛月边抄作业边说,真绪一点都不乖啊,不让人担心不是真绪的基本准则吗?让我担心可是大罪愆。
真绪含含糊糊地说,因为是小凛,那就没关系了吧。
凛月可以理所当然地向真绪撒娇,那真绪偶尔也可以依赖一下凛月吧?
凛月难得温柔地用手掌遮住他的眼睛,掌心源源不断的热量一点也不像一个吸血鬼所有,熨贴了他额角隐隐约约的疼痛。
凛月说,不要担心了,睡吧。
如果可以,再多多向我撒娇吧。

醒来已经6、7点了,真绪埋怨地爬起来,问他为什么不叫他起床。
凛月做着伸张运动,向后仰倒在床上说,今天这样不算约会吧。
真绪说,这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呢。
凛月看着晚霞像水一样漫过窗子流淌一地,开心地说,到晚上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两人都没吃晚饭,就买了点天妇罗边走边吃,真绪多买了一盒章鱼烧,结果三个喂了凛月两个,不免吐槽凛月为什么不自己买一盒。
凛月笑盈盈地把自己的天妇罗给他,理直气壮地说,我要和你换。
真绪拒绝,不要,我喜欢吃这个味的。
两个人缠了很久,互相吃了对方的一口,真绪对他的任性习以为常,凛月心满意足地捧着自己的天妇罗继续吃。
电影不好看,两个人看到中途一起约好溜了,真绪脚下踢着小石子,遗憾地说,约会什么的算了吧,这也叫约会女孩子可是会因为太过不浪漫而和男朋友分手的吧。
凛月说,真绪又不是女孩子。
两个人停下脚步彼此相望。
凛月先绷不住笑了,双手插着风衣口袋,说,开心吗,今天。
真绪说,开心。
小石子咕噜咕噜滚远了,压在一棵小草上。
凛月弯腰把石子拨到一边,白皙的手沾了灰尘,他朝真绪伸出手。
真绪拿出自己的手帕帮他擦,听到凛月说,我也很开心。
真绪,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真绪的手被凛月抓住,一滴泪落在他的手背上。
凛月说,真绪,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
真绪抬起头来,说,确定?
不是友情,不是亲情,不是青梅竹马的依恋,不是一直以来的习惯?
既是友情,也是亲情,既有依恋的温暖,又有爱恋的滚烫,所有的感情一齐涌上心头,一颗心忽冷忽热,一半是爱情的熔浆,一半是现实的冰雪,一半柔软地让人浸溺,一半全然的森冷,万般言语在喉咙欲吐难吐,竟无语凝噎。
凛月看着他,夜色中翡翠色的眼眸柔和成一团,说。只要真绪确定的话。
真绪苦笑着说,承认的话,真是让人沮丧啊。
喜欢男人,喜欢一起长大亲密无间的竹马……
他有点难以想象父母知道后的表情。
凛月靠近他,吻了他的唇。
怎么想都是无解吧,凛月说,但是,我知道,如果真绪和我在一起,哪怕是无解,我也要找到解开的办法。
真绪锤了他一下,吐槽道,你还会做数学?要学弟教做作业的糟糕学长。
凛月笑嘻嘻地趴在他肩上,我们可以一起做嘛……哦,对了,我还没抄完你的作业呢,今晚你的作业先留着我那里。
好气啊。
不气不气,么么哒。
……
至始至终,他们交缠的手都没有放开。

————————
凛月,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和真~绪在一起玩。

真绪,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弹吉他,唱歌跳舞……不过和小凛在一起的话,做什么都可以。
————————


凛月弹的曲子最开始是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后面是小星星变奏曲,再后面……呃,鳟鱼【不是

我是细节控,但是真的蛮麻烦的,解释起来更麻烦……
如果你们能看得开心就够了ww

评论(1)
热度(40)

© 六月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