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左
受宠攻是永恒萌点

【カラおそ】不要看着我

否则我会无法自拔。


*题目乱取的,故事应该……还挺有趣吧……?

go↓



“诶。”
“怎么了,空松?”他前面的轻松问。
“没、没什么。”空松结结巴巴地说,“有点抽筋而已。”
敷衍过去的空松内心开始流汗。
虽然已经升至高中,但六胞胎洗澡太麻烦,所以他们仍然过着每天晚上来澡堂洗澡,排成一列互相搓背的日子。
他刚帮小松搓好背,现在掉了个头,轮到小松给他搓背了。
但是……虽然他们搓背时确实会看着对方的背,确实会搓到某些痒痒处,可为什么只有今天,让他觉得后面传来的视线有点……有点下……下流?
空松忍不住用余光去瞄后面,小松和平常并没有不同,半眯着眼不知在自得其乐什么,发现他的眼神还大大方方地问他,“干嘛?”
“……没什么。”
这一定是我的错觉。空松告诉自己。

……虽然很想就这么不当一回事,但这个频率已经到了没办法忽视的程度了吧。
一个星期以来,被莫名的视线扎的坐立不安的空松边舔着冰棍,边翻看杂志,瞥到现在坐在窗台上的小松,和明显从那边射过来的视线,不管是嘴里的味道还是杂志的图画,大脑神经都感知无能。
他叹了口气,重重合上杂志。
轻松也双手合上书,直直地看着空松,“你干嘛啊,空松,别每天都神经兮兮的好吗?”
“诶?”
“就是啊,为什么这几天总是长吁短叹的,空松哥哥是哪个漫画的恋爱少女吗?”
“诶?”
“不,我觉得撒,空松哥哥好像一直在关注小松哥哥?”
“诶……嗯嗯?”
“诶诶诶诶诶诶?这啥?这啥?别告诉我我们家要出一个homo?”
“哈?”
“小松哥哥,你别一直沉默啊?”
小松舔着冰棍,干巴巴地应道,“那个……这时候我该说什么好……?”
“你什么都不要说!”空松满脸通红地跳起来,“什么都沒有!真的沒有,我不是homo,真的,我反而觉得……”是小松一直在看我啊,难道你们都感觉不到吗布拉砸!
“可疑。”
“可疑。”
“有猫腻。”
“……臭松离小松哥哥远点。”
“哈?这这这……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啊!”空松欲哭无泪。
“我走了。”
“走了。”
“homo松。”
“homo松。”
“等等等等等一下,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啊真的,相信我啊布拉砸!”空松扑到门口,努力地拉开门,“听我解释……”是小松看我我才看他的啊!
“抱歉,就算是homo也不要对兄弟出手啊,笨蛋吗你,笨蛋吗?”
“所以说,不是啊——!!!”
“呐,空松。”小松从后面拍他的肩。
空松扭头,只看到自己哥哥一脸意味深长的坏笑,“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就大胆说不要怂,哥哥我不会歧视你的。”
说罢小松还嘟起嘴假装么么的模样,然后趁空松石化在原地时翩然离去。
空松僵硬地站在门口,就连弟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不会吧,只是被小松哥哥摸了下肩膀而已,这么兴奋吗?”
“真的一动不动的了?”
“是homo松啊?”
“homo松。”
一旁的小松摸了摸鼻子,笑得一脸狡黠。
“小松!!!”

自从那次微妙的“出柜”后,空松开始躲小松。
惹不起惹不起,刚不过躲还不行吗?
虽然还是没明白小松是不是在看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看自己,总之名声要紧。
他显然忽略了兄弟们的脑补能力。
“可怕,空松哥哥也会有害羞的情绪吗?为啥要躲小松哥哥?”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我这个常识人没法解决的事,无视吧。”
“无视无视!”
然而墨菲法则也说了,越不想发生的事,越会发生。
“哟,空松。”
“小松……”
——1班的语文课代表和2班的英语课代表在办公室门口喜相逢。
“空松,这么巧?”
“……好巧。”
——厕所相遇。
“空松,你们也是实验课啊,我们一组吧?”
“……好。”
“但是我不擅长对付兔子啊,拜托你了。”
“你是专门来奴役我的吗?”
——生物实验课。
“空松来看比赛的吗?”
“不不不,我是路过!”
——球场正中央的小松撩起下摆擦汗,大咧咧地冲他打招呼。
空松落荒而逃。
可怕,难道神也站在小松那一边吗?不不不,我们两个班那么近,经常遇到很正常,以前也这样,只是现在有点在意罢了。
不光是面对面遇到了4次,而且小松今天还从窗边路过了7次,回答老师的问题2次,中午吃饭时坐在我前3排第6个位置,面朝我,吃的是咖喱……停!
空松背着书包傻傻站在路中央,半秒后疯狂撸自己的头毛。
这叫什么躲,也太过在意了吧!

“空松,你在干嘛?”
小松突然从他身边冒出头来。
空松吓得跳开三米远,“小小小……小松?”
小松一脸莫名其妙,摸着鼻子笑笑,“干什么呢空松,你最近真的越来越像个神经病了。”
还不是你的错。空松黑着脸看他,“不,我不奇怪,我只是在躲一个奇怪的人。”
“什么奇怪的人?”
“总是用性骚扰的眼神看着我的奇怪的人。”
“视……视奸?痴汉吗?”小松大吃一惊。
“为什么你一脸不解啊,老是看着我的人不就是你吗?”空松双手抱着放在胸前,企图用威严的眼神让自己这个狡猾善辩的哥哥承认错误。
“诶?完全没有哦。”
“就是你吧?”
“绝对没有。”
“不要巧言令色了。”
“我真的没有故意那么做啊?”
“……难道是其他布拉砸?”空松也开始自我怀疑了。
“不,也有可能我无意中做了?”小松抱着手深思,“搞不懂。”
“果然还是你啊!小松——!”
“诶诶诶,发呆时看向哪里我也不知道的好吗?”
空松头爆青筋,“所以说你管不住自己?需不需要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可怕!别这么生气嘛。”小松假装委屈低头对手指。
装什么可爱,你又不是椴松。虽然心里想着,但空松还是语气软下来,“那你以后别老是看我了。”
“我又控制不住,再说我什么时候会看你我自己也不知道。”
“喂……”
“这样吧,”小松竖起一根指头,“要是要是我看向你,你就提醒我吧。”
“这样真的有用?”空松深感怀疑,但又找不出什么问题。
“试试嘛!”小松像以往一样勾上他的肩膀,“那我们回家喽!”
被他带着趔趄了一下的空松也不由得心境转晴,“好,回家吧。”
“对了小松,刚才你不是在打球吗,为什么那么快就结束了?”
“啊……那个,他们都太弱了,被哥哥我打爆后就让我赶紧滚了。”
“还有这种事?”
“没错,他们好过分了,空松以后要陪我打球,不然哥哥我太寂寞了。”
虽然感觉哪里逻辑不对,空松还是点头了。“好啊。”

“小松。”
“啊,抱歉。”
“小松。”
“抱歉抱歉。”
“小松。”
“一不小心……下次不会了!”
“……小松。”
小松一屁股坐下,看着院子里玩水的弟弟们,“……完全没发现呢。”
“啥?”
“原来我总是在看你啊?”
“……笨蛋白痴长男。”
“为什么呢?”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才对吧?”
“我懂了,因为空松存在感最高吧?”小松右手锤了一下左手,说。
“诶?”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让空松心情有些复杂,“完全不对吧,我存在感很低啊?”
每次说话都会被兄弟们打断,做什么也没有人在乎,躺在屋子睡觉还会被弟弟们跑着踩过去,哪里存在感高了?
“是吗?”小松疑惑,“但是我眼睛里经常只看得见空松哦。”
“……”
小松转头看着空松,手摸着下巴。
“虽然我们都长着一张脸,但空松表情特别清爽明亮呢,眼睛总是带着笑意,看人时非常温柔,感觉更可靠。”
“还有,”小松目光向下移,“空松的肩膀比我宽,手臂的肌肉线条很漂亮,因为你习惯卷袖子,所以看得很清楚。”
“手比我的大,你看,”小松举起右手,和他的手相合,“空松的手指比我的长,而且有薄薄的茧子,是练习吉他留下的吧。”
“在澡堂搓澡时能看到空松的后背,蝴蝶骨特别清晰秀丽,脊柱突出,故事里美人鱼,剖开后背时每个骨节里都藏着珍珠,空松会勾起我的想象。”
“空松的腿也很好看,我的腿就太细了,空松刚刚好,走路的姿势很酷,虽然也很痛啦哈哈哈。”
“诶,你为什么不说话,而且脸好红,中暑了吗?”
“……”
“小松,过来端西瓜。”松代呼唤他的名字。
“好!”小松哒哒哒跑了。
“……”
空松感觉自己的脸现在可以蒸鸡蛋。
为什么小松要一脸无辜地说出那么冲击性的话,不要那么纯洁地对我出柜啊,所以说之前的就是不受控制地被我吸引吗?虽然很可爱但被吸引的是我唯一的哥哥这也太不妙了吧!
不不不,冷静点,也许只是出于男人的好胜心呢?小松是长男,有点不服气羡慕嫉妒恨很正常吧?
不对,连童话睡美人都出来了,谁的好胜心会这么甜腻腻的啊?
不对……我刚才说了什么?
可……可爱?!
空松感觉自己坏掉了。
“空松,发什么呆,吃片西瓜吧?”小松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西瓜,张嘴吃着。
“啊,好。”空松机械地拿过盘子。
咬了一口的饱满的西瓜流下红色的汁水,小松仰起头伸出舌头舔,但多余的汁水还是流到手里,他吮着手指,红唇微嘟。
“……小松果然很适合红色。”
空松脱口而出。
然后给自己判决死刑。

不,认真想想,我只是被小松的惊天告白动摇了而已。
空松晃晃自己的脑袋,唤回自己飘到九霄云外的思想。
他是男的,他是我哥,恋爱是不存在的,不可能的。
“homo松,专心写作业好吗,别tm老是走神了,还动来动去的。”身边的轻松嫌弃地说。
现在是晚上8点,松野六子围成一圈,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空松的左边是小松,右边是轻松。
“啊,抱歉。”
“嘻嘻,空松哥哥没有否认,”椴松单手撑着下巴,转着笔说,“小松哥哥,要不要和我换个位,你坐那里太危险了。”
“诶……”
“啊,没关系,空松很温柔,不会强迫我的。”
“你就这么淡定地接受了这个设定的我吗?”空松百口莫辩,“我真的不是homo……”你才是吧!
然而这句话又不能说给弟弟们听,空松默默咽进肚子里。
“真的吗?那就更没关系了吧。”小松说着,边翘起一条腿,宽松的短裤顺着光洁滑溜的腿向下滑,几乎连腿根都露出来了。
空松不知道为什么就回忆起小松说的话,“我的腿就太细了……”
其实……细一点比较诱人吧。
而且小松的皮肤很细腻,几乎看不到毛孔,很少晒太阳,也很白皙,膝盖和脚踝还泛着生动的粉红,这个感觉不是很牙白吗?简直就像传说中的名器……
“空松,你在想什么呢?”小松漆黑的眼睛眨巴眨巴,整张脸一瞬间接近他10厘米之内。
有点香……
忽然之间,四下陷入一片黑暗。
“哇——”
“怎么了,断电?”
“好玩好玩~”
“可能是,你们在这,我去看看保险丝。”
“轻松哥哥我不要在这,我和你一起去!”
……
空松的手心在冒汗。
没有了视觉干扰,小松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香味,清淡,但无法忽略地,随着他的吐息缓缓喷吐在他脸上,让他心脏疯狂跳动。
不,这个姿势怎么都不对劲吧,要一直维持这个姿势吗,但是……为什么我那么不想后退呢?总觉得在这里逃开了会后悔一辈子。
不但不想,甚至还想更近一点,想侵略香甜的唇舌,吞噬柔软的身躯,想推倒这个可爱的笨蛋,染上自己的颜色。
我……我应该做吗……
还没等他理清思路,空松忽然感到嘴唇上一热。
一条灵活的舌头试探地舔上他的嘴唇,热热湿湿的,见他没有反应,犹豫着想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
“砰——”
“诶?怎么了,哥哥们在打架吗?”十四松问。
“不,是另一种打架……”夜视能力很好的一松默默捂住他的耳朵。
“嗯?”
空松扑倒小松,把他紧紧扣在怀里,低头捕捉微张的唇,将舌头伸进去狂热地搅动。唾液顺着嘴角一直流到下颚,谁也没空腾出手去擦。
他把手插进了小松柔软的发间,另一只手捏住脆弱的脖子,像只肉食动物防止他的猎物逃跑,但肌肤接触间传来的麻痹的电流,让他的心不住颤抖。这不是一种天性的狩猎,而是来源于另一种本不该存在的情感。
这种情感让他恐惧,急躁,烦闷,慌张,又让他心头滚烫,不能自已。
他亲吻着自己的哥哥,就像站在悬崖边,有种荒谬的快乐,和即将下坠的自暴自弃。
绵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吻终于停了片刻,空松抖着嘴唇,用几乎听不见的气声轻轻念着他的名字,“小松。”
黑暗中的手抚摸上他的脸,接着紧紧的拥抱打断了空松想说的话,带着急切的喘息,小松再次吻上他的唇。
空松也抚摸他的脸,直到他摸到了小松脸颊上轻微的湿润,他突然心里一定,手抓住小松的手,用力掰开拳头,和他十指相握。

灯亮了。
“轻松哥哥好厉害,居然会修保险。”椴松拉着轻松的手,笑眯眯地跟着进了房间,里面的气氛很奇怪,“怎么了?”
“……没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空松和小松对视一眼,也笑着摇头,“嗯,没什么啊。”
“是吗,那继续写作业吧。”
轻松和椴松相继坐下,松野家恢复平常的安静。
只是过了一会,小松收到了空松递来的纸条。
“明天下午,我们去约会吧。”

—End

1、小松在装傻
2、小松主动吻他时,空松就知道了第一点
3、小松哭了是因为两情相悦和罪恶感


虽然没自信,虽然感到害怕,但还是主动出击,这样的小松哥哥超级帅气!
空松是迟钝的笨蛋,但是下定决心会很有勇气,给小松哥哥安全感,这样的空松最棒了!

先发现喜欢的小松→→→(←←←)迟钝的空松,大概是这种感觉~~~

评论
热度(70)

© なんでもな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