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宠攻是永恒萌点

【朔间凛月/凛绪】爱情电影(1)

*凛月和真绪是艺术家
*13区内乱时期,但基本可以当架空
*灵感来自一部意大利电视剧,但我忘记名字了,有人知道告诉一下我~(>_<。)\

书房里空气一时寂静。

朔间先生拿着笔抵住下颚,出神地看着一张地图,仿佛书桌前一大一小两个小朔间不存在。地图上密密麻麻用各色笔做了各种标记,朔间凛月不是很了解,或者说他压根不在意,他藏着许多稀奇古怪东西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小角落胡乱毛糙地堆着家族企业的事情,模模糊糊只记得红笔是指攻占下的领地,蓝笔是战乱中的地区。他父亲野心很大,而他不,这场无聊的家庭会议如果有张床在旁边他会很高兴的。朔间凛月心不在焉地抠着手指,似睡非睡。

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外患...

【朔间凛月中心/凛绪】空心人

*看到最后好吗虽然我写的很辣鸡但我是用心的(。)

对于凛月来说,人生到底是什么,真绪到底是什么呢…… 


朔间凛月很懒,很少会思考某样东西的含义。

阳光就是阳光,刺眼而讨厌,甜食就是甜食,好玩而不腻,钢琴谈不上喜不喜欢,只是父母要求学,那么就随便学学,打发时间,夜色凉薄,像被风吹散的层云,露出弯弯朦胧的月,舒服,逍遥,安谧,那么他就要待在夜晚里,做一只吸血鬼。

也许只是互补吧,朔间零从小喜欢摇滚,发疯似的全世界奔走去实现梦想,全然不顾吸血鬼可能会在阳光下燃烧成灰烬,身为弟弟的朔间凛月反而淡漠,血色的眸子里只有任性的天真和冰冷的平静。

他笑起来很好看,有一点...

【凛绪】G弦上的咏叹调

既然如此除夕那就写点东西x
只有大纲,不过也蛮长了→_→

放学了,真绪到处找凛月,在树荫下看到沉睡的凛月,摇醒他。
凛月说反正真绪也没有别的事要做了,就留多会又怎样?
真绪被他撒娇没办法,把两个人的书包堆在一边,坐在凛月身边。
凛月说,睡得脖子好痛,要膝枕。
真绪翻个白眼然后把他搬到自己腿上。
凛月说,刘海太长戳到睫毛了。
真绪吐槽他手是不是断了然后帮他撩刘海。
凛月感觉到他柔软的手指滑过刘海,微尖的指甲碰到额头,痒痒的,突然就睁开了眼。
两个人蓦然对视,心里一震,都说不出话来。
茜色的晚霞渐染梦之咲漂亮的建筑,仲春招摇的繁花,密密绿绿的树梢,以及两人的脸颊。
凛绪照常回家,凛月挂在真绪肩膀上,有一句没一句闲扯。
凛月...

【凛绪】黑雪公主和她的王子殿下

 @甜点栗子交出来谢谢 感谢点梗,女A男O,天啊,有生之年让我写了个扶她【Cry,迷之带感

私设:Beta一出生就能鉴定出来,AO需要16岁时觉醒。

本来已经决定再也不开车,但是果然ABO不开车的都是流氓【die

这篇有1万字,我对女A爱得深沉


朔间家和衣更家可以算得上是多年的好友,先不提朔间先生和衣更先生学生时候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大学时又同时追到音乐系和外语系的系花omega,光是说这几年来,他们两家一直当着最模范的好邻居,逢年过节都互送礼物嘘寒问暖,就已经完全可以证明两家人关系匪浅。

因此,当朔间太太在衣更太太怀孕后提出要定娃娃亲,两家人都当即表示喜闻...

【凛绪】今天的佐久间老师交稿了吗?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明明想好了的,一下笔就朝奇怪的地方发展……

 凛绪不足,快被饿死了

前篇把风信子送给亲爱的你

===============================

忙了一天生无可恋的衣更真绪爬上了推特,咬牙切齿地发了条推。

今天的佐久间老师交稿了吗-甜点君:没有!!!(╯‵□′)╯︵┴─┴ 

瞬间这条推特就以喜闻乐见的方式被疯狂转发。


“为什么要抱有这种奢望呢:)”

“今天的甜点君,依旧是那么异想天开:)”

“呜呜呜佐久间老师快更文啊,我好想知道后续(╥﹏╥)

“哈哈老师按时交稿的那天,就是世界末日吧_(:_」∠)_”...

【凛绪】把风信子送给亲爱的你

写了一天终于写完了撒花!!!

每萌上一个CP,总要写点深沉的的东西呢x

作家凛 X 编辑绪,我流凛绪:)

每一小节的序号并没有出错

=======================================


4

当编辑的第30天,忧郁。

衣更真绪一大早就出了门,晨曦暖融融地从天际斜云漫到挂满露珠的青草上,春天的花开得正盛,庭院美不胜收,鹅卵石小路沿着草坪延伸,仿佛白玉嵌在翡翠中,空气清新安谧。

“凛酱,不要睡在这里。”真绪停下匆忙的脚步,苦恼地抚摸挂在围栏上的小黑猫,“万一掉下来怎么办?”

小黑猫睡得正酣,不耐烦地甩了甩尾巴,“啪”地正中真绪的脸上,明确地表达出“...

© 六月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