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左
受宠攻是永恒萌点

【黄叶】雅典

·校园paro

 旧文新修

=============================

 

虽然我向着伊斯坦堡飞奔

雅典却抓住我的心和灵魂

我能够不爱你吗?不会的!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拜伦《雅典的少女》

 

0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还没有你的时候,平时在做些什么了。

 

1

女孩子长发迤肩,发尾微卷,慵懒地披散,她略施薄妆,笑容开朗,显得落落大方又可爱动人。

然而她身边的男生却不动声色地别开视线。

“叶神,你能来网球部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很想认识学神大大呢!”

“只是有朋友请我看比赛而已,我不会打网球。”叶修稍稍向后倾斜。

“是黄少吗?一直都听说你们关系很好呢?”

“嗯。”

女孩子又小步往前,故作可爱地眨巴眼睛,“那叶神就多来网球部嘛,可以看黄少打比赛,我也能多和叶神聊聊天,计概有些问题我一直弄不懂啊。”

“咳,大三比较忙,我不一定有空。”

女生步步紧逼,“那叶神有空就多来网球部哦,黄少会很开心的!”

显然,这个妹子因为看到学院全民偶像已经HIGH过头了,谁让大计算机系的学神叶修大大总是神龙不见首尾呢,可怜叶修在女性面前一向秉持绅士风度,如今在这彪悍妹子的攻势下节节败退,简直想落荒而逃。

但至少对方有一句话说对了。

——那叶神有空就多来网球部哦,黄少会很开心的!

叶修轻轻勾起苦恼的笑,现在他之所以出现在网球部,还不是因为某人的撒娇大法吗?

见鬼的谁让黄少天天然一张娃娃脸,睫毛长长一眨,他就大脑短路呢。

“嗯,我会的。”

微芒的光在漆黑的眸子中晃荡,叶修内心吐槽,整个人气息却无意识地安静轻缓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这就是口嫌体正直啊#!@%¥&)

网球部经理红着脸看呆了,呜呜叶神怎么会这么帅!!大着胆子再向前迈进一步,“叶神,我……”
叶修的警惕值瞬间飙到爆表,虽然说从小到大被无论性别的人用爱慕的眼神沐浴着长大,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可是有男票的人啊,而且这个男票还有点小霸道,有点小任性,有点无理取闹,还会突发性作妖……被黄少天看到这一幕,不但对方会完蛋,自己的腰也会完蛋的——可他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女孩子丢脸呢,那么……

 

一件外套突然从天而降,把他整个脑袋罩入黑暗中。

“叶修,帮我拿一下衣服。”熟悉的声音如是说道。

衣服似乎都浸润着那个人淡淡的柠檬味,叶修松了口气,忍不住蹭了一下衣服,呵呵还是自己前两天用柔顺剂洗的,然后才将蓝白色的网球部队服从脑袋上扒拉下来,“黄少天……”你可算是出来救命了!

一身运动衣更衬出黄少天修长挺拔的身材,他从女孩身后走入视野中,俊秀白皙的面孔上笑容满满,目光却堪称锐利地盯着尴尬退后的经理小姐,“学姐,你不要乱调戏人哦。”

“喂喂!”明明身为男性却打上被调戏标签的某人要抗议。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回头瞪他一眼,哼,别以为长得好看会卖萌,还会乖乖抱着我的衣服做人妻样我、我就不计较你红杏出墙,眨、眨眼睛也没用!你还朝我歪歪头……好吧!!!

叶修莫名其妙地看着黄少天貌似更火大地扭回头去。

???

黄少天气鼓鼓地回头。

叶不修怎么会这么、这么可爱!(并不#@……¥*@#%*¥##)

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黄少天真想扑到他身上亲亲他,一下一下吮吻他的唇,他的灵魂,虔诚地膜拜他的爱人。

可惜……收回妄想,黄少天冷下脸来,望向经理的眼神愈发不善。

过了最初的尴尬,经理小姐恢复了甜甜的笑容,“别生气嘛,叶神出场率那么低,谁都想亲近一下的好吧。”她转向叶修,“叶神大大,其实我想说,我能不能摸摸你的手。”

直面如此痴汉,叶修一阵恶寒。

经理目光迷离地上下扫视叶修,好像在用眼神跪舔学神,“啥都不用,就摸摸手,然后我带着叶修大大的神光参加后天的考试,必过啊!”

黄少天挡在叶修身前,态度极其粗暴坚决地打断她的想入非非,“呵呵,想都别想!叶修才没有这些奇怪的光环呢,你都从哪听来的都市传说,扯淡扯淡!与其YY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回去看书,OK?!学姐你都逃了几回李教授的课了,这次挂科的话你想怎么死?”

学姐脸色顿时垮了,“所以我才想要叶神的赐福嘛……”她哭丧着脸。

“呵呵。”黄少天高冷回复。

妹子泪眼汪汪地注视叶修。

黄少天怒,挡。

移开,盯。

怒,再挡。

再盯。

……

俩同心圆的圆心叶修哭笑不得,“好了好了。”

“叶修!”黄少天知道他心软了,“叶修叶修你不能对这种平时不努力,关键时刻抱佛脚的人心软啊,这不符合你的原则对不对?而且这次被人得逞了,下次肯定会有人故技重施的,那你岂不是被一堆妹子包围?!”黄少天想到这可怕的前景几乎眼前一黑,心想我的人哪能这么被人占便宜?这事儿不成!

他想什么叶修当然清楚,好笑地看着自家恋人急赤白脸地滔滔不绝,拿出辩论队二辩的口才企图说服他,不由心里又好笑又暖暖的,好像不吃糖舌尖也尝到了甜味。

 

这是一只不乖顺,霸道任性,张牙舞爪的猫,完全不可爱。

但是,他的喜欢总是那么直率,真切,热烈,坦荡。他的目光仿佛是淬了冰与雪的寒剑,不出鞘时华美劲丽,一旦拔出,剑身却仿佛映着熊熊燃烧的动人火焰,剑尖那滴血滴落,不仅是印在眼底,更是滴到心里,无时无刻不展示出执拗的占有欲。

叶修抬手捏住他气嘟嘟的脸颊,掐两把感受一下皮肤柔软细腻的温暖,弯起眉眼笑了,“少天,你——吵——死——啦——”他故意拉长语调,看着浅棕色瞳孔流露出不服气的神色,又亮又倔,像钩子一样勾起自己心底更多柔软的感情。

喜欢就是这么一样蛮不讲理的事情。

在叶修眼里,黄少天就没有一点儿不好,而他最好的一点,就是像叶修爱他一样爱着叶修。

他喜欢黄少天在睡觉时搂住自己的腰,下巴搁在微凹的颈窝细细磨蹭,像一只猫向自己唯一信赖的人撒娇;他喜欢靠在厨房门上看黄少天忙活,捣鼓一道道他或他爱吃的菜,有时黄少天夹一只虾让他抢先吃个鲜,他就把虾咬在嘴里,和黄少天交换一个油腻腻的吻;他喜欢和黄少天窝在一起,读书,编程,写论文,打游戏,看电影,犯犯傻,做点无聊的事,平淡而幸福,比幸福还要幸福。

 

他们两个,大概就是这样互相纵容娇惯着,连一点点余光都不舍得投向别处。

这算不算是喜欢的极限了呢?叶修想。

但,不。

他仍然在为黄少天而心动。

 

黄少天不开心地盯着叶修,也不管脸被揉得变形,只委屈地口齿不清道,“叶修……”

她是真的很懂如何讨叶修的喜欢。叶修忍俊不禁,唇畔笑意较深,宛如浅浅的下弦月,带着柔柔的毛茸茸的晕儿,“嗯,别闹了,不要欺负人家女孩子嘛。”

“她算什么女人,明明man得不得了,你是没见过网球部被他整治的惨样。”黄少天抬手,把叶修修长漂亮的手指包在掌心,春日乍暖还寒,叶修体质偏寒,手指发冷,他便把手放到唇边呵暖,无意地亲吻冰凉的指尖。

“少天……”

经理小姐已经看懵了,这走向哪里不对,说好的给她握个爪呢,怎么变成秀恩爱直播了,HP-10086啊!!!

“你们两个果然是一对吧!” 太般配了。

黄少天冷晲她一眼,“所以你知道不应该在别人的男票面前挖人家的墙角吧。”

网球部经理幸福得快晕倒o(* ̄▽ ̄*)o,“黄少我错了!!!跪求原谅!!!请允许我问个小小的问题,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黄少天满意极了,“在我高一,他高三的时候呀。”

 

2

当黄少天回想起他们的初遇,记忆里一切都是朦胧的,下着雨还是出太阳,校内还是校外,Everything doesn't matter……他只是被击中了,OK,干脆利落的,子弹的轨迹沿直线,从叶修那端,不可阻挡地撞向他,就像黑夜不能阻止晨曦。

叶修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偷走他的心。

但当时,年轻的他惶恐不安,这是什么感觉,他的心脏从骤停到急促狂跳,他的荷尔蒙通过精密的神经网络迸发式的传遍全身,甚至连指尖都在难以抑制地颤抖,那时他还不能完全明白这突如其来的躁动,但他知道他不想让这个人脱离自己的视线。

是什么把他的心剖成两半,一半火焰一半深海。

“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

最最清晰的,唯有叶修贴上来时温软的触感。

“喂,小学弟,和学长说话你居然会紧张呀,蛮可爱的嘛。”

对方狭促地搭上他的肩,那双眼梢长长的眸子谐谑地含笑。

黄少天目晕神眩。

他下定决心要得到他。

 

然后呢,混乱颠倒的校园生活,发生什么了,一通大杂烩,乱糟糟的人,平庸乏味的事情,空气中漂浮的尘埃。

他前所未有下尽苦力地学习,抱着题心怀邪念地问叶修学长,后来已经不需要借口了,他追着叶修,目光那样炽热,叶修怎么会不懂呢?

在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叶修逃掉自习课,和他躲在学校后山树林里,不知从什么时候缩短的距离,贴在一起的唇和十指交叉。

“你是我的。”少年霸道地侵占他的手指,他的脖颈,他的唇,他的眼,灼热的吐息烫伤灵魂。

“嗯。”

“我是你的。”

“……嗯!”

是的,他们彼此拥有。

 

叶修的态度原本是轻率的,他对这个缠人的、却意外可爱的小鬼很有好感,可也绝对没有到约定终身的程度,是从哪里开始不对,叶修细细回想,一个16岁的小孩子,叶修怎么会这么轻易交付了一生的承诺?他以为自己能控制住,但他做不到。他败给了黄少天的认真。

在黄少天的步步逼近中,他节节失守,溃不成军。

他还做不到的事情是,拒绝黄少天的吻。

这是叶修不能抗拒的浪漫,人总是要浪漫一回的。

 

3

“诶,好早,那你们不是已经交往了3年了?”经理被秀了一脸,“那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黄少天玩着叶修的手指,“也是我高一的时候呀,我们……我们是认识多久后交往的,一个月?两个月?”他侧过脸询问叶修。

叶修喜欢他说话时看着他,“我忘记了,一个月多一些吧。”

 “慢着慢着,你们进展好快!说好的直男的节操呢,难道你们没有为自己的性向纠结一番吗?难道你们不会提心吊胆做朋友还是做恋人吗?这要是小说,200字搞定的节奏啊。”经理震惊了。

“唔,一见钟情就是那么任性不讲道理的啦,你懂不懂什么叫非他不娶啊。”黄少天自信满满地舔了舔尖尖的虎牙,“丘比特朝我射了一箭啊!命运到来之时,谁还在乎性向这种小事。”

“哦,我已经被黄少天迅猛的攻势击垮了,没空思考这种小问题。”叶修倒是认真想了想,“可能是黄少天的态度太理所当然了吧……他喜欢我,我喜欢他,这不合理吗?”

“没见过比这更瞎眼的秀恩爱方式!”经理西子捧心,“你们两个也太甜了吧!!!”

 

笑笑聊了几句,叶修没忍住开了嘲讽,经理小姐在他“温柔”的提点下泪奔,觉得编译原理和模拟电路简单的人都和她不是一个星球的,手动再见再见再见好吗?!!

黄少天补刀,“我做了一些题,很有趣啊,怎么会难?”

然后……没有然后了,在学神堆中,学渣是没有生存余地的,经理握了握两个人的爪子,重新找回生存下去的勇气后(基腐吗),火速离开。

“总算走了,”黄少天吐吐舌头,“希望她不要再来骚扰你,阿门。”

“在见识你的学神本质后,说不定她会来骚扰你。”叶修漫不经心地说。

今天难得地提起过去,叶修还挺怀念高中时纯洁又热情的黄少天的,那种像猫一样,骄傲地向主人示好,但是稍一被调戏就会炸毛,多可爱。现在_(:з」∠)_,现在某人已经进化为大型猫科动物了,虽然还是傲娇又乖僻,可一说不过他,就直接上来扒衣服,简直让人吃不消。

 

“叶修叶修叶修,你为什么不吃醋,你怎么可以这么淡定,我可是经常待在网球部的啊,高危人物啊,你居然不吃醋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blablablabla”某人开始作妖。

叶修只想把这个神经病的荣耀账号杀成0级,“没,我只是想起了高中时候。”他补充道,“你还正常的时候。”

“高中?高中怎么啦,”黄少天迷茫,“我觉得除了少了床上不可言说的时间外,和现在差不多啊。”

对呀,一直和黄少天在一起,斗嘴,亲昵,PK,同居,做了所有情侣恋人夫妻间该做的事,还有什么吗?

叶修一顿,把目光移向别处,叹气。

“还真是,你这小鬼,祸害,我都想不起没遇到你时我一个人在做些什么了。”

黄少天一愣,笑容渐渐堆起来,歪着脑袋靠近那个耳根都红了的人,“叶修。”

“嗯?”

“叶修,没必要想吧,我们难道不是会一直在一起的吗?”

“哪来的自信?”叶修回头白他一眼。

“因为,我一直都是个狂妄的小鬼呗。”

高一时,相信你一定会喜欢我。

高三时,相信我们一定能上同一所大学。

大学时,相信彼此能牵手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他慢慢靠过去,覆上叶修含笑的唇。

 

 

“黄少,别谈情说爱啦,轮到你了。”

“来啦!”接过郑轩丢过来的的球拍,黄少天漂亮地翻了个手花,“好好看我的比赛,叶修。”

“嗯,”叶修挑着眉在黄少天肩上捶了一把,大咧咧地在场内的教练椅上坐下。

“去训练吧,看你表现呀,英雄。”

 

4

“那你可别移开眼睛了。”

黄少天笑得露出尖尖的虎牙。


注视着我吧,forever。

-End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评论(7)
热度(39)

© なんでもな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