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宠攻是永恒萌点

【黄叶】问剑 1

开始正剧


第一章 剑上桃花红欲燃


修长的手指捻住右手衣袖,防止滑落,手腕高悬,笔尖行云流水地在纸上游走,墨香四溢。再近看,正是“宁静致远”四字,点画线条浑圆淳和,温而不柔,力含其中,堪称佳作,但主人却拧起双眉,撕拉两声,上好的谢公十色笺便飘落在地。

喻文州点了点墨,悬腕欲再写,倏忽轻笑一声,“梁上君子,奈何为贼?”笔锋落,这次一气呵成,笔墨如飞,他满意地放下笔。

“文州的行书又有进步,”叶修从窗口轻巧一跃,丝毫不见窘迫,笑嘻嘻走上前端详,有模有样地点评,“看‘桃李无言’四字,游丝牵连,欹正相生,浑然一体,闲散有余,不激不厉,唯这一撇奇崛之气跃然眉间,又增锋芒,”他停顿,转眼瞥向喻文州,“怎么,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可是心胸不舒?”

喻文州闻言脸色一变,拿起纸笺揉成一团随手扔掉,苦笑道,“看来还是我的修养不够。”

叶修环顾一周,满地废纸,桌上一杯清茶早已冷却,丫鬟小厮却不见踪影,“难不成是蓝雨阁的内务?那我就不便多问了。”

“说不定正是害得堂堂武林盟主来当我梁上君子的事情。”喻文州道。

叶修自顾自坐下,“我这个武林盟主不得不管命案就算了,你难道也要发愁?”

“命案是不归我管,但蓝雨阁要是拿不到线索卖给盟主大人,不就砸了金字招牌。”喻文州目光流转,笑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近十年来武林可谓风云变幻,原本武林最强大两方势力莫过于霸图山庄和嘉世山庄,去年嘉世山庄分崩离析,前庄主叶修离开后建立了兴欣镖局,百花谷大换血,副谷主孙哲平失踪,谷主张佳乐加入霸图,而新秀轮回殿有后来居上的趋势,隐隐压了霸图一头,更别提其余门派大大小小的争斗。只是无论如何,有两方势力始终完全独立,不为所动,一是微草堂,妙手神医,救死扶伤受人敬重,整个武林都约好了一般,哪怕争斗也绝不污了这片清净地;另一方则是蓝雨阁。

蓝雨阁特殊之处在哪呢?一个字,邪。

在蓝雨,王孙公爵能买到价值连城的南海红珊瑚,渴望变强的年轻人能买到早已失传的武功秘籍,身负血海深仇的剑客能买到三十年前灭门的真相,甚至买走你怀恨之人的性命……只要你拿出适当的黄金,就能在蓝雨阁买到你想要的一切。

细细思来,蓝雨的背景之大叫人毛骨悚然。不知道自己身边是否藏有蓝雨的人,不知道自己的财宝能否保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秘密暴露在蓝雨眼中,更不知道是否哪天就因为蓝雨阁主的轻轻一颌首就丢了命……当蓝雨横空出世之初,大批江湖人士曾义愤填膺地上门讨伐。蓝雨不闻不问,任凭他们上山,迷失在山下连绵桃花林的九转迷魂阵中,于是第二年蓝雨的桃花开得格外艳丽。

又敬又畏,又恨又怕,估计就是绝大多数人对蓝雨的想法。

可能因为其处于灰色地带,冷心冷情的微草堂堂主王杰希偏偏最厌恶蓝雨,放话“这一辈子都绝不救蓝雨,哪怕一草一木”——大出了武林人士一口恶气。

但是,作为武林盟主的叶修却还是要和蓝雨搞好关系的,不为什么,就因为在蓝雨能买到一切东西——当然就包括破案的证据。

武林最快意恩仇,也最多杀人夺宝之事,而武林本质又微妙得脱离于朝廷之外,一般的案子根本不能让知府处理,只能交由武林盟主解决,另外再加上朝廷特设的机构六扇门进行辅助。

叶修就算长了三头六臂也处理不完偌大的武林如山的案子,直到蓝雨阁的出现,让形势发生了转变。

一个武力,行动力,智力都完美的机构,一个暗藏着武林中所有秘密的机构,一个只要钱就能解决问题的无下限机构,从和叶修合作以来,让整个武林风气一变。

可以说,从三年前起,武林中就再没有今春这么情节严重的案子了。

“二月三日,常驰月于运镖途中被杀,根据口供,他与凶手有私人恩怨,对战中被杀,只留下一柄剑和白绢;二月一十七日,唐羽珩于自己房内被杀,凶手以被害者本人之剑杀之,并留下一句话;三月二日,原若云在院子里被杀,凶手同样以被害者本人之剑杀之,留下手绢。”喻文州用毫无波澜的声音陈述三起命案,“这三起命案,每次不超过半个月,凶手同样使剑,并留下一样字迹的四个字‘夜雨声烦’,应该是同一人所为。”他微妙地停顿了一下,“我只知道这些。”

叶修不由皱眉:“你们也没有线索?”

喻文州,“从现场来看,非常干净,而猜测凶手,一身白衣,年轻,武功很高,轻功更高,使剑,不知所来,不知因何而来,也不知道夜雨声烦何意……”他摇摇头,“信息太少了,也太笼统了。”

叶修也不由得苦涩一笑,“常驰月和唐羽珩也罢了,原若云的武功在整个武林都排在前列,真不知道哪来的怪物,能把他都轻易杀了,只怕我都做不到。”无争山庄原若云乃天赋异禀之奇才,痴迷武道,年过不惑,便是武林公认的三大高手之一,另两位分别是武当派长老木道人和少林寺的心眉大师,德高望重。难怪叶修没有一丝丝头绪,哪怕他是从娘胎里开始练功都不一定能打得过原若云,又是从哪蹦出来一个年轻人呢?

喻文州倒是不赞同,“若是隐世门派的弟子,这就难查了,而且我也不认为真的有这般天资过人的奇才,其修炼的武功必有文章。”

叶修心头一动,沉吟着点头,半响没出声。

喻文州见他若有所思,又问,“你去了现场查过没?”

叶修道,“顺路去了趟一线天,但泥泞不堪,脚印凌乱,什么都看不出来,”他赞叹了一声,“凶手懂道,不是心思缜密,就是经验丰富。”

“说不定还是我的老本家。”喻文州淡淡露出一抹冷意。

叶修暗道,所以你们也是大大的怀疑对象,表面却笑笑,“自你们蓝雨崛起后,不知多少杀手组织就此经营不善倒闭,说不定是哪家决心搞个大的,张扬名声。”

两人对视一笑,言笑晏晏,又各自心怀鬼胎。

 

“……确实有可能,”两人商讨一番,得了一大张怀疑名单,喻文州早就秘密摸索过三个凶杀案现场,侃侃而谈,叶修凝神静听,心下思虑如滚珠般来回跌宕,但到底还是不能决策,他决定亲自现场看看,“既然如此,我还是天香阁和无争山庄问讯一番。”

但这之前他还要去探看黄少天,叶修盘算着,两人分开已好久不见,这次都来了,还是得见见。

想念说起来有点矫情,但雪夜一别,已有三个月,叶修的确有点牵挂那个笑起来会露出尖尖虎牙的大男孩了。

不知最近他又在忙些什么,连回信都少了许多。

“少天病了好些日子了。”喻文州冷不丁地说。

叶修眼皮一跳,有种心事被揭穿的羞恼,但好在他脸皮厚,很快又收敛了心情,“……他还病着?”

喻文州闲闲地喝了杯茶,“他身体不好,年年这个时候都要风寒,你又不是不知,只是这次病得格外久,他在暖阁里已经困不住了,昨天还半夜爬到我这要和我饮酒,被我赶回去,今个儿应该在饮冰阁里无聊得发狂了,你去恰好给他凑凑趣。”

“怎么病得这么厉害?”

“今年雨水多,他又作死淋了好几趟雨,没病死就算好的了。”喻文州道,“要不你什么时候使使武林盟主的面子,请微草堂堂主来给他看看还有没有救?”

叶修干笑几声,“我倒是请了王杰希几次,说一次被赶一次。”

一般练武之人都身强体壮,几年也生不了一次病,特别是像叶修、喻文州这种武功已有一定造诣的,别说淋几场雨,就是大冬天在荒郊野外待上几晚也没事,偏偏黄少天这朵奇葩,每年雷打不动病两次,春天一次,秋冬一次,非常规律,一旦病了便缠绵病榻月余,蓝雨阁的大小事务也顾不上了。自叶修和黄少天相识以来,不知取笑了他多少回,他粗懂医术,也给黄少天诊过,发现他经脉似乎天生薄弱,五脏空虚,血液斑驳,要不是从小学了武,现在可能连床都不能下,更别提这么活蹦乱跳了,现下除了慢慢滋补,好像也没有别的方法能治。

每当被黄少天叽叽喳喳吵得头疼时,叶修也会不乏恶意地想,也许就是黄少天小时候病着锁在屋里多了,现在才憋着劲要把以前少说的话给说回来。

作为好友,叶修当然向王杰希讨过人情,被铁面无私的堂主大人赶了好几次,后来实在没办法,就拐着弯拿黄少天的脉象问了王杰希。

“我有个朋友,武功很好,但身体很差,好像经脉受损,血流不畅……”如此这般。

王杰希饶有兴致地听了半天,然后冷冷地说了解决办法,“等死。”

“……”

这种话叶修就不用告诉别人了。

“正邪不两立。”喻文州很体谅他人。

“……”这话说的,叶修都有种不通人情的微草堂堂主才是魔头的感觉了。

 

蓝雨的景色相当怡人,深深浅浅红,盈盈脉脉绿,迎春、连翘、结香、玉兰、垂丝海棠、白娟梅、郁李、芍药、君子兰……高高低低,蜿蜒流丽,花团锦簇,争奇斗艳,叶修虽不是第一次来蓝雨,依然沉醉不知归路。

想到落魄的兴欣,不得不说,有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黄少天的饮冰阁在西苑,正是桃花开的最好最多的地方,听说正是因为黄少天喜欢桃花,所以整座山才都种满了桃花。

习武之人不通俗物,叶修懒得文绉绉敲门,黄少天好像也懒得锁门,门一推就开了。

门后仿佛一个崭新的世界。嗅觉先受到了欢迎,桃花的淡雅香气扑鼻而来,如云如烟的桃花朝霞般铺满天际,粉红粉紫浅红朱红熙熙攘攘铺天盖地,被春风一引,满院的桃花花瓣犹如漫天丝雨扑了叶修一头一脸,落了一肩粉红。

叶修讶然睁大了眼,柔美的桃花形状姣好地盛开,被风一挣,无穷无尽地披落着,迤逦满地,他甚至都不忍心踩,空气中满溢桃花的芬芳,而院子中央,一个身影正在舞剑。

细腰长腿,身姿矫健,月白色的衣摆凛厉地破开空气,男人手执长剑,冷白的面容无惧无畏,身形在天地间变换腾挪,剑亦随之流转,尖啸着刺破桃花,卷起漫天花雨。

他欣赏着对方飒爽凛冽的剑术,几个月不见,黄少天的剑术好像又上一层楼,隐隐与天地融为一体,看来病中也没有懈怠,反而有所突破。

舞剑者好像无知无觉,依旧一招一式堪称优美,只见他眼眸一转,突然带起桃夭万千,每一瓣桃花都灌满了真气,比最锋利的匕首还要尖锐,直逼叶修。

叶修笑笑然望着他,眼里无限温柔。

冰冷的剑尖在咫尺间停驻于他的眉心。

黄少天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眸色比普通人浅,是淡淡的烧得透彻的琉璃色,眼头大而圆,眼尾却收起来,微微上翘,宛如灵巧敏感的猫瞳,眉弓高而双眼皮深刻,因此他不笑时显得冷峻讥诮,暗藏审视的不屑和轻蔑,但笑起来却眉眼弯弯,大眼睛眯成一条缝,蜜色光泽在眼底荡漾,好像还是个小孩子似的,下一秒就会撒娇地跳进人怀里。

在叶修眼里,一切都像慢镜头一般。眉眼冷傲的剑客裹挟春风和桃花于眨眼间飞至,剑气凝于眉心,轻飘飘散开,而后剑客眼里闪过戏谑,眼睛一眨,唇角熟悉地上扬,露出尖尖的虎牙,一切犹如春风至冰雪融,繁秀的桃花瓣也纷纷扬扬地落下。

“为什么不躲?”黄少天嘟起嘴。

仿佛还能感到剑意之决绝冰峭,叶修揉了揉鼻子,手指捏着剑尖移开,“鬼才和病秧子打架,你要是不小心被我打死了,我岂不是要被蓝雨追杀到天涯海角。”

“我才不是病秧子,”黄少天把剑往空中一刺,“你看,这眼力,我像还病着吗?”

他收回剑,轻轻一吹,剑上那朵完整的桃花散开几瓣,被风一带,消失在桃花雨中。

 

TBC


高贵冷艳微草堂,邪恶势力蓝雨阁

……贫穷兴欣叶盟主(?)


叶修:……

黄少天:我的就是我老婆的,所以老叶不穷

评论(7)
热度(21)

© 六月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