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左
受宠攻是永恒萌点

【通行禁止】交往什么的

*22岁的一方通行x16岁的最后之作

*大家以为他俩早交往了但其实才刚开始交往

 

“真麻烦……”一方通行盯着超市的蔬菜区,久久不能动弹。

“但是,芳川和黄泉川都很忙嘛!御坂御坂劝着道。”最后之作推着小推车,嗖一下滑过去。

一方通行慢吞吞地跟在她后面,“我也很忙……”

“我知道哦!”最后之作闪现在一方面前,大大的眼睛眨啊眨,露出小虎牙,“如果不是御坂御坂在这,一方也不会特意从暗部放假过来对不对?御坂御坂善解人意地说。”

一方刷地脸红了,他本来就皮肤白皙,根本掩盖不了从耳朵尖一直蔓延到脖子的嫣红。一方通行推开最后之作嘻嘻笑着几乎贴上的脸,“你……别靠那么近!”

“为什么呀!”最后之作的脸被挤得变形,嘴里哼哼发出声音,“我们是恋人,靠得再近点也无所谓吧!难道是一方怕被别人认为是萝莉控吗。可是学园都市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了,你现在撇清也没用!御坂御坂生气地说。”

“……臭小鬼,是谁告诉你的?”

“是芳川……唔!”最后之作捂住嘴巴,“不是御坂御坂说漏嘴的,御坂御坂边严肃地说边准备着逃跑。”

 

“哇,看那个女生,哭巴巴的好可怜,是被后面的男人欺负了吗?”

“嘘,笨!看不出来那两个人是一方通行和芳川御坂吗?”

“诶诶诶,是那对超有名的情侣?哇,看不出来,比较像兄妹吧,还是抖S哥哥那款,好凶……”

“别说了,NO.1耳朵超灵的……!呜,他看过来了,快跑!”

一方通行把冷冰冰的视线移回来,在看到眼前不远处泪眼汪汪,鼓着腮班子的少女时,不自觉地软化,泛起温柔的波澜。

他低下眉睫,暗自叹了口气,说真的,萝莉控什么的他都习惯了被打趣,但听到别人说他和最后之作并不般配,让一方通行颇受打击。

也许,在他内心深处,也藏着这个想法吧。不仅是年龄性格,还有他作为暗部的身份,都和这个可爱的少女完全不相称……如果说最后之作是明媚灿烂的太阳,他就是阴沉寂冷的黑暗,命中注定互不相容。只是她明晃晃地闯进了他的世界,那种温暖令他无法逃避,不能逃避……更不愿意逃避。

“……方、一方!”少女清脆的嗓音唤回他的神思,最后之作叉着腰, “你听我说话啦!你不理我我会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况的,可恶,明明已经过去了6年了,你不要还把我当小孩子!”

你本来就是小孩子,一方通行暗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杀人如麻了,可他想起刚才两个女生说话的内容,不禁愣了一秒,然后僵硬地把手放在少女的脑袋上,“我没有把你当小孩子。”然而恋人这么亲近的关系,到底该是什么样的?

“一、一方……”最后之作难得结巴了一下,蜜色的眸子呆呆望着一方通行,又掩饰地移开,脸上泛起明显的红晕,“御、御坂御坂是想问……你今晚想吃什么?”

“唔、”一向大胆的最后之作居然会流露出这种表情,一方也扭开脸,吞吞吐吐地说出两个字,“都行。”

“一方通行,你知道做饭的人最讨厌的话是什么吗?随便都行都可以!”一说到这,少女就抛却了扭捏,嘴巴噼里啪啦地像机关枪扫射,“你本来就身体不好,还在暗部天天吃难吃又没营养的套餐,御坂御坂很担心你的!好不容易学会了做饭,但你每次都是迁就御坂御坂,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御坂御坂也想知道一方喜欢吃的东西!御坂御坂生气地大叫并且怀疑一方通行根本没有体会到御坂御坂的心情!”

“……”一方通行盯着少女再次变红——因为生气——的脸颊,嘴巴开合几下,“……肉。”

“嗯?”

“我喜欢吃肉,想吃炸鸡。”他自暴自弃地说。

他这辈子是赢不了这个女孩了。

最后之作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惊叹,“哇呜哇呜。”

“……干嘛?”

“一方通行今天格外坦率,御坂御坂不敢置信!”

“……”

“果然芳川说得对,情侣就是要多待在一起做事情,感情才能融洽!”

“又是芳川……”一方通行现在就想去教训一下她。

“不要嘛,一方,芳川是我去拜托她,她才告诉我的。”少女双手合十,做出六年来百试不爽的卖萌表情,“我想和一方多亲近亲近嘛。御坂御坂恳求道。”

“……”一方揉了下太阳穴,接过最后之作手里的推车,“走吧。”

这个意思是放过御坂御坂和芳川了!最后之作用多年的默契马上get到,欢快地抱住一方的腰,“啊啊,最喜欢你了,最喜欢!”

“……你、别、贴得、那么紧。”后背出温软的触感让一方整个人紧绷成一根弦,虽然是在执行任务时也难免会看到女性裸露的肉体,但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堆脂肪。而现在紧挨着他的却是香香软软的、充满少女弹性的、最后之作的身体,怎么能相提并论。

“哦?”后背探出来的脑袋勾起他从没见过的小恶魔的微笑,明眸善眯,“果然一方已经把御坂御坂当成少女了,御坂御坂好开心!”

“……”一方深深怀疑这又是芳川的套路。

“但是,”少女偏头,长长的棕发如水流下她的肩膀,“一方想要的炸鸡还是不可以!太不营养了,我们还是按黄泉川的单子买吧!”

“……”一方帮她把头发别到脑后,吐槽,“那你还问我干嘛。”

“我们以后偷偷吃嘛。”最后之作压低声音,仿佛害怕背后会突然出现两位家长,“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的时候,别让她俩发现了。”

一方心弦微动,指头一弹她的脑门,“说话别靠那么近。”

“诶……”小鬼捂着头沮丧。

还是……有点像小时候的她。

不过,那时候她没那么狡猾,没那么诱惑,没那么……让他心动不已。

科学研究表明,爱情最终都会变成亲情,但亲情……也许也会变质成爱情吧。

又或者,这只是一种不想把她让给任何人的执念?

一只白皙的手伸到她面前,“起来。”

“……”最后之作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碰了一下手心,瑟缩回来,见手并没有收回,立刻紧紧地握住,“一方通行。”

“嗯?”

“我站起来后还能牵着你的手吗?”

“我们是恋人吧,当然可以。”

“你不会像上次那样,明明答应了我的告白但第二天就跑回暗部吧?”

“……不、会!”

“那么,我可是要牵着你的手走到最后的。”

一方通行稍一用力,把最后之作拉起来,“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回来。”

“嗯……”最后之作笑了。“那我也绝对不要放手。”

心脏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一方握紧了她的手,“我也不会让你放手的,做好觉悟吧!”

“是!”

这样牵着手一起走,是不是,就很像一对情侣了呢?

-End

 

写的东西和我想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放弃治疗。


评论(8)
热度(101)

© なんでもない | Powered by LOFTER